Archive for the ‘行走记录’ Category

行走记录:美国之四十三·加州第五日(下)之中途岛号航空母舰(2009年11月16日)

2010年5月2日 2:02:34

在圣迭戈最后一天的行程实在是过于紧密,也怪我太好奇了,一上午的时间泡在动物园里,下午就马不停蹄赶回圣迭戈市区,参观停靠在岸边的中途岛号航空母舰。中途岛号航空母舰是“中途岛”级航母的一艘,这个级别的航母是在二战中开始建造的,由于战争结束,该级舰只完工了3艘:中途岛号、罗斯福号和珊瑚海号。它们走过了从二战时期航母向战后现代化航母转变的路程,载机从螺旋桨式变成了喷气式。当中途岛号于1945年3月下水的时候,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战舰。而六个月之后,日本就宣布投降了。舰长295米、舰宽41.5米的中途岛号因为1942年的中途岛战役而得名,美国海军在中途岛附近将日本海军击败,那是整个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中途岛号当然没有参加过这次战役,却以这次战役命名,也算是有个比较显赫的出身。在1992年,服役已满50年的中途岛号退役,2004年被改建为美国最大的专门展示航母以及海军飞行器的海上军事博物馆,永久停靠在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主要母港圣迭戈。

这是我第二次参观航空母舰,虽然不是军事迷,还是感到荣幸。第一次是在天津参观苏联退役的基辅号航母,那次经历与这次的中途岛号游览区别较大。基辅号航母基本上是以一个大型废铁的身份被变卖到中国的,不仅非常陈旧,而且所有的仪器也被拆卸。我感觉基辅号的商业开发并不是由军事专家主导的,所以除了能给观众介绍一个航母的大框架外,很难深入地提供充分的学习资料。中途岛号航母则在硬件和软件上体现了巨大的先进性。这是由海军舰队管理的军事博物馆,精心设计的路线延伸到航母的许多角落,再加上自助解说很详尽、航母又能保持原样,让整个游览过程收获颇丰,对于航空母舰这座“海上的城市”会有更深的见解。在中途岛号航母的甲板上,有各式各样已经退役的美国战机,都不是仿造品,军事迷一定会过瘾的。

游览完航母天色渐黑,在舰旁一尊巨大的海军战士亲吻恋人的雕像边等待思肯达拉下边。她不忘给我买了美国最好吃的汉堡Carl’s Jr,送我去了机场。飞机起飞,作别了加州,一觉醒来,已是清晨的波士顿蔚蓝迷人的海岸线。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精彩图片。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四十二·加州第五日(上)之圣迭戈动物园(2009年11月16日)

2010年5月1日 16:16:17

圣迭戈动物园名气非常之大,以至于我始终认为它是美国最好的动物园。不过在一份网上的排名中,圣迭戈动物园排在了第二位,仅次于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动物园。知道圣迭戈动物园是在美剧《老友记》中,Ross的猴子Marcel就是被从纽约送到了这里,不过它被偷走并辗转成为电影明星则是后事了。圣迭戈动物园建在山上,被设计了许多条小径,沿着这些小径就能欣赏到各种动物,由于展馆安排合理,这些动物的生存状态是高度自然化,仿佛生活在野外。作为世界级的动物园,圣迭戈动物园的镇馆之宝当然是熊猫。中国人可能都无法想象熊猫在世界上的受欢迎程度,但根据我的经验,小朋友能见一次熊猫都高兴的发疯,别的不说了,连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都用熊猫作为会徽。熊猫我不稀奇,毕竟在国内去过的像样的动物园都会有熊猫,不想在美国这般珍惜,最开心的是第一次见到了考拉,这种动物懒懒的样子和熊猫很有一拼。

圣迭戈动物园位于巴尔波亚公园(Balboa Park)中,这个公园大得出奇,有数不清的博物馆,各种植物,以及非常显眼的古典建筑。这些建筑都是1915-1916巴拿马-加利福尼亚博览会(Panama-California Exposition)的遗产,美轮美奂,庄严精致。在写作本篇日志的当天,上海世博会也开幕了,衷心希望也能给上海留下一片独特的城市建筑财产。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精彩图片。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四十一·加州第四日之圣迭戈老城(2009年11月15日)

2010年5月1日 15:39:32

回中国都好几个月了,着美国游记还差了好多篇,如果再不赶紧补上,估计这段记忆就彻底消失了。

紧接着写加州游记。来圣迭戈之前,远没有太多的期待,因为主要是访友,而旅行是第二位的,况且也没能想到着美国大陆与波士顿最遥远的城市能够有如此迷人的风情。

思肯达拉小姐的住处位于圣迭戈最有名的海滩Mission Bay,离大海不足百米。穿着拖鞋,闲走几步,就能来到海滩。阳光、沙滩、海浪,当我在这篇日志中写下这些美丽的意境时我正蜗居在香港的一处小寓所里,想着那篇经典的《富翁与渔夫》寓言。不错,现在我们就处于失乐园中,没自由、没快乐,为了能为去海滨度假而打拼,殊不知渔民每天都能在海边晒太阳。再说说当时的情况,就住在海边,每天都能看见海,却未必喜欢去海里泡泡抑或是傻傻地玩沙,现在失去了,才知道当时生活的珍贵。

以下四幅图即是Mission Bay

后来,思肯达拉小姐又驾车带我来到了圣迭戈老城(Old Town)。圣迭戈是西班牙人来到加州的第一站,圣迭戈老城也是加州发展的源头。老城现在是加州的州立公园,规划地错落有致,让我很明显体会到这不是当年的旧城区。圣迭戈真正的老城早已毁于大火,现在的老城是重新建造的小镇,出发点就是对历史的致敬。小镇里面保留了一个小市场、市政府、邮局、餐馆、学校、教堂,每一个建筑都冠名为某某博物馆,和传统的大博物馆不同,这里是原生态的,设施都是旧时模样,很干净又很温馨,很沧桑又恨吸引游客。西班牙、墨西哥、印地安人、美国西部牛仔的文化在这里交融,制造了南加州才有的风情。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四十·加州第三日之洛杉矶(2009年11月14日)

2010年2月3日 4:04:22

美国西海岸最大的城市洛杉矶是同时也是全美第二大城市,我只是以最迅速的速度和最浅薄的心态玩赏了这座城市,所以即便我认为她地域大得夸张、风格平实、没有一点特色,你也可以认为是我太过粗心所致——如若非要找一个理由,那就归罪于司机兼导游Skendera小姐对于LA的宣传太负面,即便我自私地以为她是为了早点回圣迭戈而有意为之。

洛杉矶显然是不好玩的(至少Skendera没带我去好玩的地方),她北边的好莱坞、南边的迪士尼,却如雷贯耳。好莱坞林林总总的摄影棚,最著名的就是Universal的那家,盖因其开发过度,生生创造了一个电影主题公园“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值得一提的是,我始终认为Skendera小姐有严重的受虐倾向,所以在她的指引下,我被迫坐了几次ride(此处是否应使用复数?),但摄影棚的参观经历还是让我很过瘾——在那些我没看过的、据说是著名电影的场景前微微点头,以彰显自己的观影经验积累,是难忘的旅程。

在好莱坞大道(Hollywood Blvd)上,有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世界级景点:中国剧院(Grauman’s Chinese Theatre)、奥斯卡奖永久颁奖地点柯达剧院(Kodak Theatre),以及星光大道(Walk of Fame)。由于云集着世界上最多的电影公司,好莱坞自然是帅哥和美女最云集的城市,甚至在一个个普通的麦当劳柜台背后,都可能藏的是来到这个电影工业圣地寻找机遇的未来影星的梦想。

离开好莱坞,穿越比弗利山庄(Beverly Hills),来到被无数人提起的圣塔莫尼卡(Santa Monica),匆匆看过后,Skendera借口这里的沙滩还不及圣迭戈呢,于是踏上了归途。

一天的洛杉矶之行,说起来却令人惭愧,除却头一晚上在洛杉矶机场的皇冠假日酒店睡了一觉还能勉强算作是“洛杉矶”外,我几乎并没有进入洛杉矶城市。劝自己说,洛杉矶无非是这个模样,到处是矮矮的平实的小房子,无限制地朝四维扩充着疆域,并因此而形成的美国第二大城市。假如以后还有机会来洛杉矶,我也许也不会进去。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精彩图片。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九·加州第二日之圣迭戈海洋世界(2009年11月13日)

2010年1月18日 2:01:32

小时候喜欢看地图,也就是五六岁的年纪,但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把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铺在地上认字。父亲那时候还会像寻宝一样给我布置任务,比如让我找到世界上有多少个“圣地亚哥”。除了智利首都和古巴的第二大城市,美国西南角上的“圣地亚哥”是当时父亲向我着重介绍的。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圣迭戈”和“圣地亚哥”的来源完全不同,而两者的混译有些让问题复杂化。两个词都来自西班牙语:“圣地亚哥”(Santiago),来自对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Saint James的称呼,国内称之为圣雅各伯;“圣迭戈”(San Diego),则是纪念15世纪的西班牙传教士Diego de Alcalá。

圣迭戈,和波士顿,正好是美国大陆两个极端的都市。波士顿位于东北,圣迭戈则是在极端西南角,仅靠太平洋和墨西哥领土。我在游览完旧金山后,直接来到圣迭戈,因为我的好友斯肯戴尔·李在这里找到了一份实习工作。

11月13日,斯肯戴尔带我游览了圣迭戈海洋世界(SeaWorld San Diego)。圣迭戈海洋世界和洛杉矶附近的环球影城、迪士尼世界,并称为南加州三大主题公园,是全球最大的海洋主题乐园,是世界级的旅游景点。百威啤酒的制造商安海斯-布希(Anheuser-Busch)是圣迭戈海洋世界的母公司,在全美他们一共经营三座海洋世界,圣迭戈是第一家,另外两座分别位于中南部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以及东南部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

别的不说了,直接用图片勾勒一下游玩项目吧。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精彩图片。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八·加州第一日之旧金山(2009年11月12日)

2010年1月14日 1:31:27

提起旧金山,我总有种特殊的情绪,亲身到了这里后,越发感慨这是全美国最适合中国人旅行的地方。金门大桥、硅谷、唐人街,早在许多年前便是我头脑中挥之不去的旧金山印象。旧金山是一个世界级的旅游城市,在美国著名的旅游杂志《旅游与休闲》(Travel and Leisure)每年评选的世界十大旅游城市榜单中,旧金山也是常年在榜。

最早到旧金山的欧洲人是西班牙人,1776年建城,1848年淘金期开始大发展。当时来此的华人称这里为“金山”,后来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也发现了金矿后,这里就被称作“旧金山”,墨尔本则称为“新金山”。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对城市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但是很快就得到了重建。旧金山住有很多艺术家,作家和演员,在20世纪一直是叛逆文化和近代自由主义的中心之一。

原定的旧金山之行是1天半,但由于误了飞机,最终压缩为1天时间。我乘坐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的飞机飞行了6个半小时,穿越美洲大陆,于11月11日美国老兵节的当天晚上到达旧金山国际机场。乘坐湾区捷运“BART”直接到达旧金山市区,入住阿德莱德青旅(Adelaide Hostel)。据阿德莱德青旅自己网站的介绍,这所青旅是旧金山最好的青年旅社,并曾经被评选为“世界十大青年旅社”。我的房间是一个四人间,没有住满,唯一的舍友曾经半夜进来借避孕套,在我说我没有之后就离开了,也没有回来。我的床位正好靠着窗户,与床沿平齐,似乎一下子就能滚到街上。我详细制订了第二天的行程,具体到几点几分在什么路口等几路车。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精彩图片。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七·自由之径(下)

2009年11月30日 22:58:42

第三节. 革命在近邻

[导言] 1775年4月18日和19日,是美国建国史上两个重要的日子,多年的积怨终于点燃了战争的引信,英属北美殖民地的居民终于起义了。在波士顿市区最古老的居民区北角(North End),居住着富裕的手工匠保罗-里维尔,他的第二个妻子瑞秋,以及他的7个孩子。在4月18日的晚上,保罗-里维尔从旧北区教堂(Old North Church)出发,开始了他著名的一夜奔骑。第二天早上,英国士兵到达莱克星顿和康考得后,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次军事对抗打响了。

北角是波士顿的意大利区,这些地名都是意大利。

这是我在北角发现的两个分别庆祝尤文图斯和拉齐奥队夺冠的旗帜,还有一面是庆祝意大利四次夺得世界杯。这是波士顿境内唯一的足球占主流文化的社区

12. 保罗-里维尔的故居(Paul Revere House)是目前波士顿最古老的建筑,建于1680年。保罗-里维尔和他的家人在1770年至1800年居住于此。保罗-里维尔的午夜骑行在之后的将近一个世纪里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直到朗费罗1860年写了一首著名的诗歌《The Midnight Ride of Paul Revere》,他才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六·自由之径(上)

2009年11月30日 20:10:35

虽然旅行结束写一篇日志是很自然而愉快的,但自由之径(Freedom Trail)这个题目依旧让我很犹豫。身为波士顿最重要的旅游线,全程16个景点各个堪称经典,想在一篇短小的文章里做一简单介绍,并且对照片进行取舍,总是异常艰难。这篇博客对自由之径的介绍,按照从南到北的大顺序,逐一列举16处景点。

我在2008年12月22日和2009年11月7日先后两次走完自由之径。第一次是和帅哥Matt以及表妹洛可一起,暴雪之后的晴天,地上的红色路标几乎被积雪掩盖了一路,那次艰辛的行程从波士顿公园出发,跨越查尔斯河时洛可直接被冻哭了。第二次是和猛男Daniel,此次游览的顺序与上次相反,选择了自北向南的路线,虽然景点所代表的时间线不如第一次清晰,却保障了足够的体力攀登邦克山纪念塔。现在以文图夹叙的方式介绍自由之径,以期让读者对波士顿和美国的历史有更好的认识。

第一节. 思想与心灵的革命

[导言] 在美国独立革命的毛瑟枪发出它振聋发聩的第一声枪响的时候,革命的种子已经在清教徒哺育的波士顿人民心灵萌发了一个多世纪。波士顿居民具有极强的社会组织性和追求自由的文化秉性。他们声张他们的权利,操练他们的民兵,厚葬他们的逝者,教育他们的后代,管理他们自己的教堂信众,并且保护自己的经济不受英国人的掠夺。摆脱英国人的革命最早发生在这片土地上几乎是历史的必然,正如约翰-亚当斯所说,“革命早已在人民的思想和心灵中。”

1. 设在波士顿公园(Boston Common)的游客中心是自由之径的起点。由清教徒最早建于1634年的波士顿公园是美国最早的公共公园之一,但在波士顿国家历史公园的小册子里没有“之一”,而很确定的说这里是美国最早的公共公园。在清教徒从波士顿的第一个欧洲殖民者William Blaxton手中购得这片土地后的最初几年,这里被作为放养牲畜的场地,不过几年后随着富裕的农户增添牲畜后导致过度放养,这片公共土地就不再允许放养牲口。

波士顿公园里的池塘叫作“青蛙池塘(Frog Pond)”

波士顿公园路旁的Loews剧院是波士顿市区最重要的电影院

插一张图片,这是Heymarket旁边的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的碑文极其有名:
他们先是来抓共产党,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
他们接着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他们又来抓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他们再来抓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他们最后来抓我,这时已经没有人替我说话了。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五·塞勒姆的万圣节(2009年10月31日)

2009年11月23日 1:23:27

万圣节

万圣节是北美文化中非常重要的节日,但并不是国家法定假日。对于“万圣节”这个汉语翻译,其实有一个很大的误区。首先是11月1日,“All Saints’ Day”,又称作“All Hallows Day”,这是天主教节日,顾名思义,就是“万圣节”。然后是10月31日,“Halloween”,发源于凯尔特人但是现在已经成为美国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节日,节日名字来自“All Hallows’ Eve”,原意是“万圣节的前夜”,类似于除夕和新年的关系,中文也直接叫作“万圣节”。

塞勒姆

建立于1626年的塞勒姆(Salem)是美国最早的殖民地之一,被称为“女巫之城”,这与1692年的“塞勒姆女巫审判(Salem Witch Trials)”不无关系。对于这起清教徒内部产生的大冤案,程巍在2007年第6期《中国图书评论》的专栏文章《1692年的塞勒姆巫术恐慌》已经剖析得非常细致。但非常有趣的是,美国人不仅承认了在这起冤假错案中的草菅人命,而且将女巫演绎成为当地的主题文化,现在塞勒姆的主要旅游资源都是以女巫为背景。在女巫之城过万圣节是最合适不过的,创办于1982年的塞勒姆年度闹鬼节“Haunted Happenings”到了今年已经是第28届,从10月1日开幕,一直延续到10月31日万圣节游行达到高潮。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精彩图片。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

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四·普利茅斯和五月花(2009年10月22日)

2009年11月22日 20:10:44

其实我也是在最近才得知,弗吉尼亚州的詹姆斯敦(Jamestown)是英国在北美的第一个定居点,按照之前道听途说甚至被奉为正统历史的灌输,一直以为乘坐着五月花号(Mayflower)在普利茅斯(Plymouth)登陆的清教徒们是美国的始祖,其实他们比詹姆斯敦晚了足足13年。不过即便在美国,普利茅斯也被认为是故乡,因为与詹姆斯敦的血腥殖民史相比,普利茅斯的清教徒和当地的印第安人的交往非常融洽。

行程大概制订了足有半年,普利茅斯离波士顿并不遥远,是马萨诸塞湾通勤铁路延伸所到之处,所以对于我这样的无车一族,交通也算是方便。可虽然早早就设计了精细的行程单,却直到10月底,才终于踏上了旅程。不过我所制定的行程单并没有发挥多大的用处,许多作为博物馆存在的老房子已经因为季节原因关闭了,而且普利茅斯游客中心的老奶奶足够热情,她拿着地图为我轻轻勾勒出的路线图一目了然,后来我就直接按图索骥,按照她推荐的路线走了一圈。

通勤铁路的普利茅斯站,是马萨诸塞湾交通局(MBTA)所运营的地区铁路网的最东南一角,位于普利茅斯的北边,和市区还有一段距离。普利茅斯并不大,市区内没有任何工业的痕迹,因为这里一直被标榜为美国的诞生地,旅游业是当地的主要产业,料想有许多美国人来此寻根。即便是普通中国人,对于搭载着第一批清教徒来到新大陆的五月花号也并不陌生,这些被当时英国教会认为是异见者的清教徒们最初去的是荷兰,虽然获得了当地极大的包容,但生活的压力无比艰巨,于是贫困的清教徒们将目光投向了神秘的新大陆。1620年,五月花号从英国的南安普顿港出发,180名乘客中只有大约一半人是清教徒,但不管是否有宗教背景,大家都怀揣关于新生活的畅想挤在这个很小的帆船上,向着新大陆驶来。他们原定的目的地是哈德逊河(Hudson River)的入海口,也就是今天的纽约,紧靠着当时英国在北美的唯一殖民地弗吉尼亚。不过因为天气原因,他们无法在目的地登陆,对于是否要违反英国的殖民命令、在另一处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上登陆,乘客们在船上展开了激烈的讨论。1620年11月21日,五月花船停泊在马萨诸塞的科德角(Cape Cod),清教徒的领导人说服41名成年男客签署了五月花公约(Mayflower Compact),这是美洲第一个行使自治政府权利的协定,他们据此并在普利茅斯殖民地建立了政府,并在第二年获得了英国王室对他们在这片新领土的殖民授权。

在普利茅斯的海边,静静地停靠着五月花号的复制品“五月花二号(Mayflower II)”。五月花二号于1955年-1957年在英国建造,建设费用来自英国人民的捐款,旨在纪念英美两国的特殊历史渊源,更深情地包含有英国人民对于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帮助的感恩。五月花二号于1957年从英国的普利茅斯出发,穿越大洋,到达美国的普利茅斯,复原了五月花号的行程。在五月花二号的甲板上,许多景点的工作人员身着17世纪清教徒和水手的着装,操持着英国口音,为参观者描述行程中的见闻。

海边还有一块被称为“普利茅斯礁石(Plymouth Rock)”的大石头,上边刻着“1620”的字样,现在已经成为美国历史的重要标志。普利茅斯礁石是被赋予象征意义的,没有任何的早期殖民者提到了这块石头,直到1741年,也就是清教徒在普利茅斯登陆120多年之后,一位叫做Elder William Faunce的当地人指出,他的父亲告诉他这块石头是清教徒登陆的地方。不管这段历史有多么说不清道不明,美国独立之后,有了国家概念并自认为是五月花号清教徒后代的美国人,还是逐渐确立了普利茅斯礁石作为一个新国家的诞生地的历史地位,这一点倒很像中国的“黄帝陵”。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五月花二号”还是“普利茅斯礁石”都受到过印第安原住民的冲击。新英格兰地区的原住民自己的节日“国家哀悼日”和感恩节是同一天,为了哀悼在欧洲对于新大陆殖民期间被屠杀的原住民先人。“普利茅斯礁石”曾经两次被焚烧,一次发生在1970年,一次是1995年,而五月花二号也曾在1970年被原住民包围。

普利茅斯市内还有许多的历史古迹。莱顿街(Leyden Street)是普利茅斯的第一条街道,可以说是美国的“母亲街”。清教徒博物馆(Pilgrim Hall Museum)建于1824年,是美国最古老的连续运营的博物馆,据说已知最早的十字绣样品就在这个博物馆展出,但在参观时我并没有留意,我当时关注的主要是对于1620年五月花号行程的描述。第一教区教堂(First Parish Church)是这个国家(至少是新英格兰地区)最古老的连续运作的教堂,现在的建筑应该是该教堂第五代或者第六代建筑,其前身早在1622年由清教徒在普利茅斯建立。现在的第一教区教堂,是1899年建造的,除了在这个国家难得一见的悠久的历史传承,该教堂还有一件镇馆之宝是纽约蒂凡尼(Tiffany)制作的彩色玻璃窗,上边刻画着清教徒的历史。在第一教区教堂旁边,是朝圣教堂(The Church of the Pilgrimage),通过和第一教区教堂神职人员的聊天得知,该教堂是1802年从后者分离出去的,至于他们究竟有何等的信仰区别,并不是我这样一位无神论者所关心的内容。不过最基本的区别是第一教区教堂是Unitarian(一神论者),而朝圣教堂信仰信仰三位一体。

回程时直接坐公交车来到了金斯顿车站(Kingston),这个车站往来于波士顿的列车班次比普利茅斯还要多,车程也是大约一个小时。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精彩图片。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