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

凌晨一点,还听得见风在愤怒地行走,还触得着雨在焦急地下坠,还看得见闪在潇洒地展现自己,唯有雷声太低沉,似乎在遥远的地方向这里匆匆地赶路。
凌晨一点,高楼上的闪光灯还在无助的闪烁。与风雨比起来,他们仿佛是提着灯等待父亲夜归的孩子。其实他们根本不必等了,没有哪个机长勇敢并且愚蠢地选择在这种天气中飞行。
凌晨一点,人们都睡了,除了风雨雷电与闪光灯,连星星都躲在云朵后面偷偷进了梦乡。我没有睡,趴在床上,竖着耳朵,捕捉渐渐低下去的风声。走上阳台,站在这个城市的十三楼上,看着这个古老而新鲜的城市,轻轻舒了一口气,面无表情。

2004年7月27日凌晨一点
于济南家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