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班男生

今天,如烟在读《人间词话》,被王国维感染得死去活来,大有嫁给诗词歌赋之意味。我便有做王国维第二的冲动。我说:我要立志好好写文章。可如烟却说,我还是不要做个文科班男生。

“文科班男生”,好精妙的比喻。与前两年盛行的略带侮辱色彩的“上海男人”、“河南人”相比,“文科班男生”似乎还很动听。我是理科班出身,成份不好,似乎只应搞去写写科技论文。不过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年代,倒是可以勉强写写散文,并且通过blogcn,俺还可以在第一时间将作品奉献给全世界读者。不过,有时候还是私下里害怕:假的总归是假的,要是哪天政府为了保持文字作品的美好而令俺封笔,俺也无话可说。

痞子蔡,我最最最崇拜的偶像。他不就是学水利的吗?《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不知看了多少遍,但最后还是千篇一律得哭得死去活来。不过那天在书店里买了他的一本新书后一直没兴趣看。反正现在一想起台湾就头晕。

我要高举理科班男生伟大旗帜,把建设有个人特色的干巴文学,全面推向下个月!因为我不知道到下个月我是否还有勇气写东西。

7月28日很晚
于济南家中

1条评论 to “文科班男生”

  1. 说道:

    其实文科班男生原本并不“文科”,是文科班的土壤将他们“文科”化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