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娜拉、侯耀文,今天是个不眠夜

张娜拉

  刚从晚会回来,一场精彩的演出,一场我认为可以代表韩国大学生最高水平的演出。晚会的全称是“山东大学送别2007届毕业生暨韩国中央大学—中国山东大学庆祝中韩建交15周年联合文艺演出”,从这个名字中读者可以理解,这将是我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场晚会了。今晚的晚会结束后,我就将离开山东大学,离开这一站,开始新的征程。

  早在去年张娜拉随韩国中央大学来山大参加2006级新生迎新晚会时,我就对这所大学有了一定的了解。韩国中央大学的音乐、美术等艺术类专业在韩国是排名第一的,其校长朴范薰是韩国著名的作曲家、指挥家,在东亚乃至国际享有盛誉,也是1988年汉城奥运会和2002年韩日世界杯开幕式的音乐导演。去年的那场演出我没能参加,毕竟那也不是属于我的节日。今天我没有理由错过了,因为参加了今天的晚会,我就要毕业了,走之前给自己留下点美好的回忆,以掩盖自己并不辉煌的大学生活。而且听说今天成龙、张娜拉都来献艺,也就万分期待。

  今天的晚会没有辜负我的厚望,虽然没有看到成龙的身影,但韩国民族歌舞给我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以前看的晚会都是通俗歌曲占主导,而今天的演出毕竟由专业的音乐大师压阵,山大的毕业生们也有幸欣赏到了一出精彩的真正歌舞盛宴。晚会的一半时间给了韩国中央大学的几个打击乐和舞蹈节目。这几个节目内容非常精彩,演员的穿着体现了浓郁的高丽风情,而娴熟的技艺让我几次感慨这绝不是一个大学艺术团能够完成的。在打击乐中,我感觉自己热血沸腾,处在极大的兴奋之中,我深深的被韩国的民族文化所感染。主持人后来透露,今天的两个大型节目就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开幕式的压轴节目,听到此,我更加坚信韩国中央大学艺术团真是可以代表韩国大学生歌舞的最高水平。

  我们的展哥——展涛校长今天依旧表演了节目,他的节目我不陌生,因为在去年的一场由中国教育电视台在我校主办的晚会上,展涛校长就朗诵了这首由已故校友臧克家写的诗——《我们是青年》。展校长依旧操着他的鲁西南普通话,依旧慷慨激昂,依旧是我们最欢迎的展哥。岁月如梭,今天我就要离校了,我清醒的明白我的青年时代已经过去了4年,现在我已经快22了。展哥在大家的心中依旧年轻,今天我似乎听到后排的同学在讨论展哥的年龄,他们猜展哥30多岁了。事实上,2000年新山大建校,展哥当上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时已经37岁,现在展哥已经44岁了,这位从没有参加过大型考试、一路保送读完博士的奇才,这位山大历史上仅有的两位英语六级满分获得者之一,这位已故校长、大数学家潘承洞的得意门生,他已经不再年轻,却依然有一颗年轻的心,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惧怕时光的流逝?

  晚会的高潮就是张娜拉。我见过的明星也不少了,同时我也不是很迷信明星,因为我感觉自己未来就是明星,所以我对她并不感冒。但在现场,你不可能不疯狂,不可能不呐喊,况且我是一个被别人成为“人来疯”的家伙。我把嗓音跳到最高,用我声带的极限发出我的尖叫。一切都是在尽情放纵,放纵四年的激情,放纵即将离别的惆怅。张娜拉带来了三首歌,都是中文歌,旋律还可以,但她的声音毕竟不是十分清楚,或许中文对她来说还是还是显得太难了。她也说了一些中文,感觉她已经可以组织起完善的表达方式来阐述自己的意思,不过发音还是有很大的偏差。

侯耀文

  就在张娜拉唱歌的时候,我收到了好友的短信,晴天霹雳,我得到了侯耀文的死讯。本文的读者可以想象一下那种复杂的感情,极乐中得到一个极悲,真是很难品味。侯耀文是郭德纲的师傅,而郭德纲是张娜拉的中文老师,所以今天这给我一喜一悲的两个人竟有如此的联系,而联系者竟然是我最喜欢的相声演员郭德纲。侯耀文老师是我很崇敬的一位相声界的泰斗,对于他的离开,我真是非常难受。

  坦白来说,我对侯耀文老师的崇敬并不来自于他的相声,而来源于他在中国相声界的特殊地位。首先,侯耀文老师是相声史上最成功的一代宗师侯宝林先生的真正传人。虽然相声界的规矩是父亲不能收自己的孩子为徒,侯耀文也因此无法成为父亲的弟子,但从小的耳濡目染再加上相貌的相似使他成为父亲相声艺术的最大继承人。其次,侯耀文老师凝聚了铁路文工团说唱团,使其成为中国相声的航空母舰,为相声资源的整合、相声艺术的普及做出了空前的贡献。再次,侯耀文是郭德纲的师傅。郭德纲是新世纪第一代的大师级人物,是普及相声艺术、保护相声艺术的大师,而他长年游离于主流相声圈,侯老师收郭德纲为徒也是相声传承史上的大事,是使郭德纲纳入主流的关键事件。最后,侯耀文老师还是一位在小品领域有所建树的相声演员,他和赵丽蓉老师合作的《英雄母亲的一天》,和黄宏合作的《打扑克》都是小品经典里的经典。

  今天注定是不眠了,身心极度放松后有突然得到噩耗真是很难消受。可能会有人慨叹命运的无常,而我想命运的多变性使得命运其实不是命运了:并没有什么注定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是偶发的,所以不要怨天尤人,而要自身努力,或许这是今天最大的收获吧。

  中国相声连续两年损失两位英才真是太遗憾了,愿中国相声走出这次的悲伤,愿铁路文工团说唱团重新上路,愿一切都好吧。也祝愿侯耀文老师一路走好。

张娜拉在演出中

115.jpg

中央大学朴范薰校长在指挥

 116.jpg

以上图片来自山东大学网站

点击下载:山东大学2007届学生毕业典礼与文艺演出.pps

1条评论 to “张娜拉、侯耀文,今天是个不眠夜”

  1. 一分钱也怕失去的人,必然最后一分钱也没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