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评:《牧马人》(中国,1982)

牧马人
中国,1982

★★★★★ 2012-03-06 tags: 中国 政治 人性

电影告诉我的

现在的朱时茂,喜欢在电视上聊他和陈佩斯的光辉岁月,聊高尔夫球;现在的丛珊,不时在一些电视剧中演着配角。朱时茂和丛珊的1982年,注定让他们终生铭记。这一年,他们合作拍摄了谢晋导演的《牧马人》,该片获得了文化部1982年优秀故事片奖和1983年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时间过去了29年,我在法国文化中心看着ruzuo.com组织的《牧马人》放映很是嘘唏,光阴真是一把杀猪刀,既杀掉了青春的面孔,又杀去了对于党和国的信仰。

我看的这个拷贝据说非常脆弱,画质不清晰也就罢了,据说胶片有很多断裂的地方是前一天才接上的。我看到了方超,我很知道他,知道他是那个时代最有名的童星,也知道我自己小时候总被别人说长得像他。我看到了朱时茂,浓眉大眼一如他长久以来的形象,只是更加了一份年轻蓬勃的帅气,以及片中“老右派”出身的些许顾虑。我看到了丛珊,标准的荧屏情人,能干、直爽、得体、端庄,又不失精灵和可爱。当然,我还看到了刘琼、奇梦石、牛犇等老艺术家的身影。谢晋导演的功力,张贤亮小说原著的扎实,以上演员的通力合作,再加上电影采用的简单而灵活的倒叙手法,让这部电影从硬件上来看已经具备了成功的必要条件。

电影的“软件”是其主题。以现在的角度来看,电影主题还是太主旋律了。电影改编自“伤痕文学”的名著,但却并不“伤痕”,反倒是很积极。虽然电影毫不讳言无辜的知识分子从五十年代末开始受到的长达三十年的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却并未将这一苦难展开来说。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是历经苦难的男主人公具有了“坚毅”的性格以及赤化的社会人格,独立人格已经完全缺失。他不会享受生活,与多年未见的生父见面时也是刻意抑制自己的情感。

电影没告诉我的

我不理解一个人从十几岁到四十几岁被误解了30年的人究竟还有什么理由去感激这个社会给于他的一切,还有什么理由坚守着祖国一定富强的信念,还有什么理由坚信群众坚信党。时年28岁的朱时茂饰演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但他表演的很好,将一个坚定社会主义者演的活灵活现。在电影中他多次痛哭,为社会哭、为信仰哭、为自己的出身哭、为自己的努力哭。于是,当他被错戴了30年的右派帽子拿下时,他感激涕零、感恩戴德。没有这种恩同再造的开恩,他当然还只能蜷缩在角落里当奴才,当然无法光明正大的当奴才。而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我们所经历的人与事,我们所感恩的,我们所被教育的,无一不是教你如何当奴才——即便主子都是高级奴才。于是,他乖乖的选择留在敕勒川,留在给予他数十年痛苦的祖国,也不愿到太平洋另一端的自由世界当个资本家。

在许多人的眼里,中国现在的世界果然是堕落了。不仅个人的追求变的一文不值,连政府失去了公信力,政府在慌忙做着亡羊补牢或是画蛇添足般的“维稳”,人民在一天天混日子或一天天暴力抗争着,更重要的是,人们将矛头指向了金钱,称其已成为衡量一切的砝码。今天,或许真是堕落了。只不过不是金钱使人堕落,是钱、权交易失去了监督而堕落,是信仰失去了根基而堕落。不管今天的日子还要延续多久,不管未来是苦难还是幸福,只愿已看过《牧马人》的同学注意,当你盼着电影中的许灵均选择出国时,你已经在人格上取得了独立,你也应该意识到你的国或许并不完美。可是,我们终究是中国人,我扎根中国,我还是盼着我的国能变得好些,当然,我正努力让她变得好些。

P.S. ruzuo.com组织,2011年12月18日在法国文化中心观看。

本片在IMDb
本片在豆瓣
本片在时光

海报

2条评论 to “短评:《牧马人》(中国,1982)”

  1. 跳舞吧说道:

    1982的中国老电影啊,有时间要去看一下。

  2. 客户的每一分钱,我们都认为来之不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