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三毛学生意》(中国,1958)

仅就目前我在互联网上找到的资料来看,《三毛学生意》还远远没有取得与其艺术地位相称的赞誉。这部距今整整50年的电影,还在浩繁的中国电影史中不为人所知,而与此同时,中国人还在慨叹我们为什么没有卓别林,许多中国人甚至还认为譬如《大电影》这样的闹剧是喜剧。中国的喜剧在1958年就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就,而随后的文-革将之前的成就毁灭的无影无踪。

由于看到《大李小李和老李》才找来的这部《三毛学生意》,因为前者几乎是由后者的全套人马打造,而前者早以被奉为中国戏剧的经典之作。这部《三毛学生意》不仅演员来自上海大众滑稽剧团,连剧本都是由滑稽戏直接改过来的。在《大李小李和老李》里饰演老李的范哈哈创作了这部滑稽戏,之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进京演出后又得到了周总理的高度评价和热情勉励。在他们回到上海后,马上将滑稽戏拍成了电影,这也就是今天我看到的版本。饰演三毛的演员是文彬彬,当时已经39岁了,这样一个又老又丑的三毛虽然不如《三毛流浪记》里的三毛显得小巧秀气,却是足够的惹人发笑,看他时而憨态可掬,时而精灵古怪,很是过瘾。文彬彬是著名的滑稽戏表演艺术家,开创了“文派”表演风格,但是滑稽戏离我的生活环境相去甚远,我在之前对他并无了解。在这部电影中,我分明看到了一个卓别林,一个生活在1948年中国上海的卓别林,可是令人痛心的是,这样的表演艺术家在文-革里受到迫害,不光是他,剧中的其他主演,比如饰演理发师的刘侠声(也演过大李)、饰演瞎子的范哈哈(也演过老李),无一例外的受到冲击,或在文-革里含冤而死,或生不如死坚持到文-革结束得以平反。

片中使用的是上海话,也混杂着苏北话,这些话在我这个北方人的耳中产生了奇特的艺术效果。一方面我努力去听,三毛的苏北话还好一些,毕竟离我的家乡不远,还能听出个一二;另一方面,上海话实在是听不懂,除了“小赤佬”这样臭名昭著的方言,以及零星几个单词外,我几乎是像看哑剧一样欣赏了这部电影。我不得不承认,这些吴侬软语甚是好听,怪不得解放后那些逃到台北、香港的老上海不愿放弃自己的方言。虽然几乎不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影片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夸张的肢体语言、巧妙设计的情节使我自始至终没有对影片的具体环节产生疑问。

片中有两个最经典、最好笑的片段。一个是三毛学理发,他的愚笨将剃头匠气得吹胡子瞪眼,而他拿着刀子学剃胡子时又将剃头匠吓得不知所措。第二个是瞎子算命一段,三毛一人分饰三角,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个虚拟的来算命的王太太,以及王太太的山东丈夫。三毛将女声学得惟妙惟肖,使得瞎子色心荡漾,三毛趁机教训了瞎子,使影片达到了高潮。此外,镜片还有一处点睛之笔,就是物价飞涨,剃一次头提了两次价,可以说是1948年上海最好的写照。我曾经在香港观看了一个上海金融展,1948-1949年的通货膨胀让人瞠目结舌,我也经常以此作为论据说明国民党是如何不会执政,这电影又给了我新的论据。

在文-革中,本片曾被定性为“丑化劳动人民,低级庸俗”。“低级庸俗”我不敢苟同,因为这种给人民带来的欢乐虽然不是阳春白雪,但也没有什么不雅啊?“丑化劳动人民”却不难理解,影片所嘲笑的流氓头子(三毛姐夫)、剃头匠的太太、算命瞎子都是所谓的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影片你不反击官僚资本家、帝国主义,拿劳动人民说事,安的是什么心!在中国,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任何对于劳动人民的贬斥都是和人民作对,和社会作对,和国家作对,都暴露了自己不可告人的阶级性质。既然说到了卓别林,那就展开一些谈,卓别林在20世纪50年代曾经受到“麦卡锡主义”的迫害逃离了自己的祖国,但是他所在的国家目前已经发展为世界上公认的最民-主最和谐的国家,而我们经过了文-革后的痛定思痛又有了多少提高呢?在我们当前这个社会,还是要受到这种思想的限制。尤其在网络上,我们不敢说话,因为任何理性的话语都会被左派认为是不爱国,而任何激动的言辞又会被那些标榜理性的人认为是民族主义,夹在中间当一个正常的客观的理性的人,好难!

302.jpg
[截图|三毛。文彬彬饰演]

303.jpg
[截图|剃头匠。刘侠声饰演]

304.jpg
[截图|算命瞎子。范哈哈饰演]

305.jpg
[截图|学剃头一段。三毛抱出来南瓜和冬瓜比照剃头匠的头属于哪一种]

306.jpg
[截图|算命一段。瞎子的色心在王太太(三毛)的引诱下荡漾]

【本片在豆瓣】http://www.douban.com/subject/2357361/

【本片在时光】http://www.mtime.com/movie/5634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