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诗歌集·2002年·驾云集

驾云飞驰那次,我驾着云,顶着风,
我确信,
这不是虚幻,
我真的飞了起来,
飞起时山摇地动。

云彩像冬日雪花,
洁白明静,蓬蓬松松,
身边的太阳万丈光芒,
威严如同一口巨钟。
风啊,疾速地飞行,
跑过耳边留下一阵轰隆。

在这美丽的天顶,
在这快乐的仙境,
只有风向我表示:
“若不走,我会继续进攻。”

别了,爱我的云,
别了,恨我的风,
我将回到人间,
但不管如何,
你们都将伴我一生。
无论你是让我驾驶,
还是让我牺牲,
我永远爱你们,
包括那虹。

那日,
我驾着云,顶着风。

2002年2月20日

马年情诗稿·一

云彩戴在你的头上,
花朵织成你的衣裳,
从梦中款款而来,
你将成为我的新娘。

2002年3月1日

马年情诗稿·二

你的美丽是我的财富,
你的智慧为我指明前路,
我希望你伴我一生,
陪我共建两人的幸福。
爱情使得人心澎湃,
爱情使得石栏海枯,
我希望你伴我一生,
我的心已按捺不住。

2002年3月1日

马年情诗稿·三

我的爱是夏天的雪糕,
你吮吸着我,
快乐的笑。

2002年3月5日

从强烈到平静

我在克制我自己,
收回那紧握的拳臂,
倘若闭上眼猛然击去,
他断气,
我枪毙。

我在克制我自己,
对待挑衅冷静处理,
他是个社会败类,
我是个正人子弟,
岂能并论相提?

我在克制我自己,
让他自己思考真谛,
即使他吵吵闹闹,
我也应满意,
文斗总比武斗容易。

我在克制我自己,
想想我也有不如意,
每个人都不十全十美,
我的人品,
仍旧是微瑕的美玉。

心情豁然开朗,
莫与快乐为敌,
把他的话当成鸟语,
再加上茉莉花香,
这世界好不美丽。

2002年3月15日

马年情诗稿·四

有一天,我要离去,
我将随你哭泣,
看看我深情的双眼,
映着你脸上的泪迹。
你知道我舍不得你,
然而我却无能为力,
请允许我吻你,
在远方我会想你。

2002年3月16日

归去来

归去来,
泉不复涌花不开,
变的是岁岁年年浅荒废,
不变是年年岁岁人悲哀。

归去来,
乌鸟疾飞残叶衰,
往昔是前前后后车马龙,
如今已后后前前草常在。

2002年3月20日

归乡

瘦瘦的一条河,
枯枯的麦秸窝,
冰冷冰冷的寒风吹,
奶奶笑迎我。

2002年3月21日

太阳

太阳救了我,
我愿随他闪耀。
太阳若伤我,
我就弯弓射掉。

2002年3月22日

月亮

月亮来自唐朝,
越胖,
人们越愿瞧。

2002年3月22日

孔庙

深深的庙宇,
鹭鸶在飞翔。
文革的浩劫,
石碑在惆怅。

2002年3月24日

孔府

两千多年的积累,
使得你金足银泛,
封建的私人豪宅,
现在的人民乐园。

2002年3月24日

孤独

痛苦不得助,
含泪饮孤独。
最怕无人伴,
泪花映凄烛。

2002年3月25日

大地呜呼大地

大地四平八稳,
恰好予我为床,
深埋于地下的,
正是我的能量。
大地呜呼大地,
赐我无限欲望。
大地呜呼大地,
赐我野心狂妄,
成为自然主人,
实现任何理想。
大地呜呼大地,
请您赐我为王。

2002年3月28日

世界杯2002-致米卢

在墨西哥您扬起风帆,
亚平宁您越发干练,
您的汗水盛满了玫瑰碗,
法兰西您拥抱浪漫。
博拉,是您的坚韧,
消化了征程中的艰难。
博拉,是您的努力,
铸成了我们辉煌的今天。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
队员付出辛勤,您也不是神仙,
但我们依旧固执地爱您,
即使国足不出线。
您来中国图什么?
为了女人?为了钱?
为的是您那挑战的勇气,
以及那个延续了世世代代的缘。

2002.4.25

枣庄明媚的春天

雀,惊飞入天,
虹,挂在天边,
快乐的人唱着快乐的歌,
分享快乐的时间。

枣庄的春天明媚灿烂,
古老的运河流水浅浅,
鲁南明珠十里泉,
笔挺的烟囱入云间。

枣庄,发生着故事的今天,
经济向着市场转变,
当人们的袋中塞满了钱,
生活也变得简单。

是我们让共产党健全,
是共产党给了人民平安,
是人民把自然建成了乐园,
是自然雕刻了枣庄的春天。

2002.05.30

必然

坚冰在锅里一煮,
必然成为水,
流啊流。

胸无点墨的人充学问,
必然故做风骚,
吹大牛。

孙悟空再神通广大,
必然也有红腚,
也是猴。

罗纳尔多让别人戴了绿帽子,
必然也没辙,只好
踢铅球。

唐三藏与我掰手腕,
必然干不过我老邢,
把泪流。

什么是永恒,什么是必然,
必然就是必然,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你姓焦,为什么他姓刘。

2002.10.10

偶然

我偶然把一枚铁扣,
掉在了地上,
被扫到了路边。

一只猫偶然吃了铁扣,
卡在脖中,
一命呜天。

一名少儿偶然跑到了这里,
踩到了死猫,
一跤跌翻。

国王的马车偶然路过这里,
风驰电掣,
正压在少儿的腿间。

一位老人偶然看到了这一幕,
想公开,
却不敢怨言。

他偶然遇上了酒席,
酒醉人狂,
自言自语了国王的劣斑。

身边的人偶然听见,
一传十,
十传百,
百传万千。

一位将军偶然得知,
义愤填膺,
拿刀走入国王的房间。

就这样,
刀落头断,
王国更权。

一切是因为不经意,
一切都源于偶然。

2002.10.10

壮哉太极虎
——写给韩国国家足球队

汉拿山兮黑色土,
大风扬兮照四亩,
雷电吼兮下猛虎,
壮哉壮哉太极虎。

2002.10.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