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清华大学和圆明园(2008年6月13日)

本日关键词:清华大学,圆明园

6月13日到北京办事,由于时间比较空闲,就来到清华大学和圆明园参观。

清华大学曾经少年的梦想,作为一个理科学生,也曾憧憬到清华读书,而且当时踌躇满志,再加上老师的鼓动,这种清华情结也非常浓重。2003年上大学之前来北京,曾有人提出去清华看看,当时已经被山东某大学录取的我对参观清华还是非常抵触。但是时过境迁,5年后的今天,我终于以一个待业青年的身份来到了清华,来到了这个顶着神圣光环的高等学府。

我要承认清华大学的面积要远远超过我的母校,甚至有类似于公交车的班车在清华校园里按线路运行。毕竟是中国顶尖的学府,来自全国的游客都在虔诚而憧憬地来拜访这所学校,但是学生和游客还是很容易分得开,大凡神情复杂、左顾右盼者,应该就是游客了,而本校的学生永远是步履匆匆或骑着单车。这一点也令我很吃惊,清华大学的自行车数量和密度都很惊人。用自行车取代步行,省下一点时间来学习,正是这种惜时如金的时间观为我国的科研事业储备了大量的人才。


大门


清华大学里的破烂房子


标志性的清华大学二大门


大草坪

后边还有精彩内容→→→


博物馆


清华园里满目的自行车


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就是在这里

离开清华后,直接去了附近不远的圆明园。来过北京多次了,故宫、北海、天坛、香山、颐和园、八达岭、天安门早已经去过,而圆明园却是第一次来。虽然在地图上就可以看见圆明园和颐和园大小相当,可真的来到圆明园还是有些吃惊。人们所熟知的大水法只是蜗居在圆明园的一角,而整个圆明园面积则非常大。游览圆明园,需要丰富的想象力和充沛的体力,看着那些荒芜的场景,脑中顿时浮现出两百年前的歌舞升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现在的圆明园有些荒芜,这些荷叶还略有生气


孤独的大水法


圆明三园全图

最近看余秋雨的书,知道清王朝是不坏的,尤其是康熙,乃是中国历史上最称职、最有人文精神的皇帝之一。圆明园是康熙赏赐给雍正的花园,雍正当政后顺理成章地扩大了圆明园的规模,在乾隆时期,又修建了长春园和绮春园,并称为圆明三园,达到极盛。可以说,圆明园兴盛的历史是和中国封建最后一个盛世——康雍乾盛世相辅相成的,而它的没落与消逝也正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伴随着丧权辱国的《北京条约》。

在圆明园里看了一会儿纪录片,英法联军架着新式大炮,几乎是毫发无伤地拿下了大沽炮台、军粮城,然后轻松打进了北京城。我忽然想到了之前刚刚拜访的清华大学,这所用庚子赔款建成的学校。同样是战争,我们在反思清王朝以及它所代表的封建统治之腐朽、之糜烂时,应该反思这两场战争。八国联军比英法联军晚来了40年,但他们所面对的对手不是一个知耻而后勇的中国,不是一个积极寻求改变的政权,而是一个由一名文化程度不高却具有十足霸气的女人执掌的摇摇欲坠的帝国,所以战争的过程除了开始阶段有义和团的顽强抵抗外,也几乎是高歌猛进占领了北京。虽然此时圆明园已经没有了光彩,但是故宫、颐和园也是遭受了损失,但所幸美国后来主动退还了部分赔款,也促成了清华大学等庚款大学的建立以及一批如胡适这样的青年才俊顺利留学。

两次战争,圆明园倒下去,胡适走出去,这是多么大的反差啊,而这反差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家仇国恨所凝结的无奈。不妨这样说,圆明园的毁掉是人类文明与艺术的大灾难,同时也是一个垂死的政权灭亡时所必需附带的陪葬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