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美国之五·雪中探寻卡森沙滩(2008年12月20日)

2008年12月19日-21日,连续三天的暴风雪使我见识到了波士顿肆虐的寒冬,大雪封门,道路状况已经让人无法出门。生活在中国北方的我显然都没有做好面对这么一场大雪的准备,想起我的一个非洲同学在秋天时对我的警告,“波士顿的冬天非常非常非常冷”,更觉得这个美国东北的乐土并不是那么可爱了。时间顿时回到了1620年,到达新殖民地的第一批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在波士顿南边不远的普利茅斯登陆了,可是一个彻骨的冬天结束后,102人中的45个人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可见新英格兰地区的寒冷程度。

大雪封门的几天过得还不算太无聊,凌志和表妹先后造访,给我沉寂的生活带来了许多生机盎然。不知道是他们运气不好,还是他们带来了不好的运气,他们来了,暴风雪也来了。不过在12月20日,刚买了大头皮鞋的我还是不畏暴风雪,向着海滩进发。

卡森沙滩(Carson Beach)离我的居所并不远,直线距离六七百米的样子,但是由于中间有条碍事的州际公路和一个广袤的公园,所以我平时也不会过去。公园是可以直接穿过的,但是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持续降雪,到我去的时候,公园已经“惟余莽莽”,我们只能绕了一个很大的圈。

第一次在靠海的城市生活,也是第一次冬天拜访大海,所以海边的景色与想象中的大不相同。临近傍晚,天空一片昏暗,远处暗黑色的海水无力地扑向沙滩。除了最靠近大海的一圈,沙滩全是白色的,越远离大海积雪就越厚,我们转着沙滩走一直找不到一块积雪稀薄的落脚地以让我们接近大海。天色渐黑,只能硬着头皮踩着几十公分的积雪向大海靠近。沙滩非常黑,不在是夏日阳光下金黄璀璨,反倒是觉得有些肮脏。大海也并不浪漫,他低沉的声音显出威严的一面。海边的风很大,吹在脸上刺骨的疼,拿照相机的手一下子就没了感觉。沙滩上贝壳的碎粒也与中国的沙滩不同,因为这里的海洋养殖业不像中国那么发达,所以更接近(或者是“更是”)真实的沙滩。

在沙滩留影,并在海边不厚的积雪上写下了名字后,就匆匆离开了。风没有停,雪还在依旧下着,在黑夜笼罩这个城市之前我们回到了住处。房东在楼下扫雪,没有帮他,因为不知道:这雪何时是个头。

后边还有精彩内容→→→


我格外喜欢这些野草,虽然纤细却散发着高贵的气质,所谓疾风知劲草。


没有人踏过的覆雪的沙滩。


大海,以及无尽头的迷茫。


在覆盖有稀薄积雪的沙滩上写下自己的姓。虽然即将会被不停息的雪花覆盖,虽然即将被涨潮的海水吞噬,但不管那么些了——也没有什么事情是永垂不朽的。


这应该是沙滩的管理处了。


发现海边一处像栈桥一样的建筑。想走过去一看,却不想踏上了一个水潭。脚下的冰并不牢固,开始呲呲地要裂开,所以跑了回来。凌志说,照下来这条死亡之路吧。


在海滩和我住处中间是一个居民小区。第一次在美国见到小区,竟有些兴奋。


摄于8月31日。夏日的海滩是欢乐的地方,孩子们玩水,大人们也运动起来。知道美国为什么在北京奥运会上将男女两块沙滩排球金牌都收入囊中了吗?


男男女女都在享受阳光,目的就是把自己的将身体晒成“Tan”色。在这里,只有小孩子才会下水玩。


沙滩全景。

1条评论 to “行走记录:美国之五·雪中探寻卡森沙滩(2008年12月20日)”

  1. Liuhui说道:

    让我想起来了家乡,移到大洋的那边给我的感觉确是如此的凄凉与恐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