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七·自由之径(下)

第三节. 革命在近邻

[导言] 1775年4月18日和19日,是美国建国史上两个重要的日子,多年的积怨终于点燃了战争的引信,英属北美殖民地的居民终于起义了。在波士顿市区最古老的居民区北角(North End),居住着富裕的手工匠保罗-里维尔,他的第二个妻子瑞秋,以及他的7个孩子。在4月18日的晚上,保罗-里维尔从旧北区教堂(Old North Church)出发,开始了他著名的一夜奔骑。第二天早上,英国士兵到达莱克星顿和康考得后,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次军事对抗打响了。

北角是波士顿的意大利区,这些地名都是意大利。

这是我在北角发现的两个分别庆祝尤文图斯和拉齐奥队夺冠的旗帜,还有一面是庆祝意大利四次夺得世界杯。这是波士顿境内唯一的足球占主流文化的社区

12. 保罗-里维尔的故居(Paul Revere House)是目前波士顿最古老的建筑,建于1680年。保罗-里维尔和他的家人在1770年至1800年居住于此。保罗-里维尔的午夜骑行在之后的将近一个世纪里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直到朗费罗1860年写了一首著名的诗歌《The Midnight Ride of Paul Revere》,他才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保罗-里维尔的故居

保罗-里维尔的故居内部

13. 在上边所提到的朗费罗的那首诗歌里,诗人将旧北区教堂(Old North Church)作为保罗-里维尔骑行的起点。“旧北区教堂”是建于1723年的基督教堂(Christ Church)的昵称,它是波士顿最古老的教堂建筑,也是一座正在使用的圣公会(Episcopal Church)。据说1775年4月18日晚上,这个教堂尖塔上被秘密地点了两盏灯,那是英军要偷袭郊外康考得民军弹药库的信号,被保罗-里维尔看到,连夜去通风报信。此外,第一座乔治-华盛顿的半身雕像就在旧北区教堂内。

旧北区教堂南边的保罗-里维尔雕像

雪中的旧北区教堂

旧北区教堂的尖塔

旧北区教堂内部

14. 科珀山墓地(Copp’s Hill Burying Ground),它是波士顿第二老的墓地,埋了很多早期殖民地的居民。它也是波士顿北边的最高点,英军曾在邦克山战役里以此为据点攻占了查尔斯顿。

科珀山墓地

第四节. 波士顿走向战争

[导言] 在莱克星顿和康考得的战役打响不到两个月后,爱国者和英国军队迎来了独立战争期间第一次大规模的遭遇战,也是最血腥的战役之一——邦克山战役(the Battle of Bunker Hill)。尽管英军取得了战役的胜利,但由于爱国者的持续抵抗,英军的伤亡也非常惨烈。到1783年,美国取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为了防御海盗、英军,以及其他可能的入侵者,新成立的美国海军建造了战无不胜的护卫舰宪法号。

查尔斯顿(Charlestown)位于波士顿北边,隔着查尔斯河与波士顿相望。这是从桥上向下拍摄的查尔斯河。

查尔斯河

15. 停靠着查尔斯顿海军码头(Charlestown Navy Yard)的美国海军军舰宪法号(USS Constitution)是目前世界上正在服役的最古老的战船。宪法号由乔治-华盛顿亲自取名,顾名思义是为了纪念美国宪法,自1797年下水服役,至今已届两百年,绰号“老铁甲(Old Ironsides)”,据说在1812年与曾与英国战舰连续交锋44次,没有被任何一次战役击垮过。其实宪法号在1881年就已经退役,后来逐渐作为博物馆存在,1931年开始曾经在美国的90个港口进行了3年的巡回展出,它的最后一次航行是1997年,为了纪念它的200岁生日。现在宪法号上有60名官兵服役,是一艘名副其实的军舰。

美国海军军舰宪法号(USS Constitution)是目前世界上正在服役的最古老的战船

宪法号内部的大炮

查尔斯顿海军码头(Charlestown Navy Yard)的铁轨

宪法号博物馆里的宪法号模型

查尔斯顿海军码头夜景

16. 为了纪念邦克山战役,在1843年竖起了邦克山纪念碑(Bunker Hill Monument),221英尺高,共有294级台阶。这里最早是为了纪念在战争中牺牲的约瑟夫-瓦伦(Joseph Warren),他是当时波士顿革命运动的领袖,据说也是当时命令保罗-里维尔通风报信的人物。邦克山纪念碑虽然比华盛顿纪念碑矮了一半多,但两座纪念碑的外表很像,而且华盛顿纪念碑的设计者也曾经参加过邦克山纪念碑的竞标,但是没有成功。

邦克山纪念碑(Bunker Hill Monument)

登上294级台阶后,迎接你的将是波士顿的全景

邦克山纪念碑旁边的博物馆2007年开放,介绍邦克山战役的情景,以及纪念碑建造的事宜

尾声

自由之径(Freedom Trail)是波士顿最富盛名的一条旅游线路,这条由红线标出、长约2.5英里(4千米)的步行道穿起了波士顿16处与独立战争有关的景点。自由之径的概念起源于1951年,由一位老北区教堂的司事Bob Winn提出建议,并在记者Bill Schofield的专栏里得到了响应。在时任市长John B. Hynes和商会的支持下,1951年6月,从州议会大厦到科珀山墓地的12处景点被组合成了“自由之径”。经过多年的扩充和发展,现在的自由之径是从波士顿公园到查尔斯顿海军码头。自由之径沿途的16处景点分属不同的组织管辖,上至联邦政府、州政府,下至地方历史协会、私人基金会、教会,但这不影响这条旅行线的统一性,每年有超过150万游客踏上这条旅游线路,堪称波士顿旅行的必到之处。

1条评论 to “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七·自由之径(下)”

  1. hxjqr说道:

    朋友,怎么不写下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