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古都漫记·第三日(2008年6月27日)

本日关键词:华山

后边还有精彩内容→→→

多年以后回首这次夜攀华山的经过,也会历历在目。

26日坐大巴从西安到华山,先被司机领到了一个商店里,这时候出来一个长相巨土但是颇能高谈阔论的人讲授登山注意事项。在商店里买了几瓶水、一双手套、一把连心锁,然后就准备爬山了。开始爬山的时间是21:40,这是比较早的时间,因为按照那个讲师的说法,四五个小时即可到顶,故大部队应该在零点左右开始爬山。但是此番提前出发却成为最英明的决定,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痛苦逐渐在记忆中淡去,但是而这一夜所经历的磨难还是很难完全消亡。

华山素有“奇险天下第一”之称,而用文字是很难将华山之险写出来的。现在除了索道外,有两条登山的道路,一是“自古华山一条路”,二是“智取华山路”。前一条要经过千尺幢、百尺峡,而后一条则更加陡峭,许多路段都是接近90度的直上直下。而这两段路在北峰交汇后合而为一,剩下的一段苍龙岭的路也是非常艰难。虽然不是很陡,但两旁都是悬崖峭壁,并且这一段距离极长,类似于泰山十八盘。

由于我出发的时间比较早,所以一开始根本没遇见什么人,只有零星几个山上下来的有些仙风道骨的人。山路没有台阶,还算舒缓,右侧是山体,左侧是悬崖。照明完全凭借手电,除了相隔不近的一个个摊点外,完全没有任何照明设施。我就在这样的黑夜里亦步亦趋,走走停停,看看黑压压的山,倒也宁静自然,而且感觉自己体力充沛,还略有自恋的情结。其实我根本没有自恋的资本,本身就不擅长爬山,而且白天几乎逛遍了西安城,体力已经很透支了,而在当时,我低估了所要面临的困难。

走了两个小时,大约来到了毛女洞附近,遭遇了一个摊位号为12号的奸商。此奸商大声叫嚣,山路已经走完一半了,可以休息一下了。按此计算,我上山时间规划真是绰绰有余,结果不明就里的在12号摊位坐了一个小时,并买了他的黄瓜、水、平安锁等物。当我重新开始走时,身体已经非常拖沓,全然没有了一开始时的冲劲。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奸商到底有没有骗我们,但是即使路程像他所说的走了一半了,但时间也绝不是一半。在此之前,登山道路为平坦的山路,虽然有一定坡度,但是没有台阶,走起来很是轻松。而在此之后,平路逐渐消失,后来就变成了艰难的台阶,而且越发陡峭,速度和平路上根本无可比性。


12号摊

千尺幢和百尺峡是华山第一险道,又被称为“一线天”,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如果不是有铁索和台阶,很难想象如何从这样的绝壁中上下。现在的千尺幢和百尺峡均为复道,即并行有两条,一条为上行道,一条为下行道,但是标识做得很不好,假如上山游客和下山游客在一条道里相遇则很难交汇。这两段路虽然有80多度,而且台阶极窄,但我却爬得虎虎生风。我不想有些人那样站立着,用手拽着铁索慢慢行进,而是趴在台阶上,四肢并用,快速攀爬,很快出了这一段道路。下一个险道是老君犁沟,是一段非常长的陡坡,与千尺幢和百尺峡最大的不同是两边没有了峭壁依偎,只是悬崖,所以惊险程度不亚于千尺幢和百尺峡。所幸是晚上爬山,只是低头缓爬,到不恐惧什么,但在第二天下山的时候,我才惊异于此地的险要,并且踌躇了半天不敢向下走。


仰视千尺幢


俯视千尺幢


百尺峡


老君犁沟

过了老君犁沟,就来到北峰顶。北峰是华山索道的终点,所以如果是跟团来爬华山,这里其实是起点。华山有东南西北中五峰,而这北峰和其他四峰都相距甚远,所以这个孤零零扼守北方的山头也成为金庸笔下华山论剑的地方。我一路上走走停停,虽然比别人早出发了很久,但是在北峰这里却被大部队迎头赶上。稍作停留,准备一鼓作气向东峰挺进。然后是擦耳崖,这一段道路都不是很险,但是我走得出奇的慢,怕是因为终点将至,心里有些松懈。上天梯是一个大约呈85度、高度10米左右的石头,而我们这些无任何攀岩经验的游客就是靠着锁链、手掌,一点点登上了云梯,来到日月崖。在日月崖我吃了一点东西,并且结识了一只很馋的小猫,在我的火腿肠引诱下,跟着我走了好大一段路。日月崖后是御道,据史书记载,汉武帝刘彻、唐玄宗李隆基都曾由此处登上华山西峰。而之后紧接着就是苍龙岭龙脊上的一段长路。


北峰顶

后边还有精彩内容→→→


北峰索道


上云梯


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


日月崖之月


御道

苍龙岭一段非常艰苦,虽然很险,但是晚上也看不清楚,心里也不打怵。只是这一段路途太长,不断的攀登也没有尽头,再加上天空逐渐发亮,时间也逼近了五点,所以非常恐惧赶不上日出。很焦急、很劳累,但终于登上了金锁关。“过了金锁关,另是一重天。”金锁关扼守东、南、西峰,是华山胜景的“金锁”。同时,关内的铁链上挂满了祈求平安、爱情、财富的金锁,使“金锁关”这一称谓实至名归。


苍龙岭


仙掌崖。华岳仙掌为关中八景之首。


金锁关


挂满金锁的金锁关


我挂的连心锁


我挂的平安锁

从金锁关到东峰,只有不到20分钟的路,当我赶到人群聚集的观日亭时是5:15,大约就是日出的时间。不过很不幸,云彩太厚,太阳没给我们这些夜行者应有的尊重,迟迟不肯露面。又是20分钟焦急的等待,每个人都在期盼奇迹,但最后还是没能看见日出。我去中峰看了看,这个峰非常矮,叫“玉女峰”,好像杨过和小龙女曾经来过。封顶有个很破的道观,我登上去,一个面色憔悴的道士吓了我一跳。之后我又攀上云梯,来到东峰顶,极目远眺,山体通现白色和灰绿色,既神秘又威武。然后一路向南,到“鹞子翻身”处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身体非常劳累,就没有去挑战华山最高的南峰和沉香劈山的西峰,这样大约省了两个小时的路程。


可惜没看成日出


云梯


中峰顶


东峰顶


站在东峰顶眺望


鹞子翻身


应该是南峰

之后是乏味的下山。其实我原来设想的是坐索道下山,但是恰巧华山索道在25日—27日间维修,所以只能步行下山。虽然都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我速度足够快,一共花了五个小时下山。一开始也是走走停停,后来经过老君犁沟时突然找到了感觉,就一路飞奔下去,甚至在千尺幢和百尺峡的时候也是健步如飞,看得几个中年妇女不住提醒我注意安全。出山门的时候刚过中午12点,腿疼得厉害,很担心未来几天的行程。坐大巴回到西安,哪里也不想去,到旅舍后倒头就睡了。


华山山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