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古都漫记·第九日(2008年7月3日)

本日关键词:包公祠、开封博物馆、延庆观、繁塔、禹王台、宋都御街、山陕甘会馆、开封府

后边还有精彩内容→→→

包公祠

7月3日是我在开封的最后一天,一大早就来到包公祠。这是一个复古的建筑群,位于包公湖的西畔,为了纪念中国历史上的大清官包拯而建。在开封,仿古建筑俯拾即是,可能是和这座中原城市多年来饱受战火璀璨有关,许多古建筑可能都已经灰飞烟灭了,后人只能大兴土木来再现这些古迹,而这种后人的做法又被许多专业游客所不齿。我向来对人造景点没有偏见,这些人造景点在多年之后也将形成自己的文化底蕴,相反,我还敬佩于这些花大力气修缮古建的投资者,佩服他们对旅游业这种无污染产业的持续投入。

中国历史中有名的贪官的数量要超过清官,这些很少的、被老百姓津津乐道的清官,又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朝廷中不畏强权、积极向当权者纳言的朝官,一类是关注民生、体察民意的地方官,包拯是后者中的杰出代表。北宋开国以来148年中,共有183任开封府尹,包拯干了一年左右,是在职比较长的。在天子脚下干事,肯定有诸多不便,但是老百姓看他却是非常风光,《铡美案》《狸猫换太子》等都将包拯的断案直接和宫廷连接起来,故使其形象足够高大,成为民间仰慕的“包青天”。开封包青天祠并不大,位置极佳,站在园中可以尽情玩赏包公湖的风光。


人们在纪念包公


包公祠内的包公雕像

开封博物馆

从包公祠出来不远是开封博物馆,我之所以来拜访这个小博物馆,可以说是因为本人对文物有着好奇,更重要的是,这里是著名的九一八文物盗窃案发生地。我还记得小时候和老妈每晚准时收看《9.18大案纪实》的情景,而那个饰演自己、并且无所不能的公安局长武和平现在已经成为公安部新闻发言人,并且有多部影响较大的文学作品问世。开封博物馆里可看的东西不多,也没有任何一处说明介绍16年前那个震惊中国的大案。


开封博物馆某文物

延庆观

离开开封博物馆,步行来到位于一个小街的延庆观。走了那么多地方,却没怎么来过道观,而这座延庆观却是在中国道教中非同小可的道观,是为了纪念全真教派的创始人王重阳在此传教并逝世于此而建。延庆观很小很小,主要建筑除了三清殿外,就是一个古代传下来的玉皇阁。这个挤在开封老城中间的不大的道观,却在我拜访的时候积满了香客。我和一位老人搭话,询问他为什么那么多人来进香。他说今天是六月初一,来这里向神明汇报一下上半年的工作,并领取下半年的任务。一席话说得我好汗。


延庆观的玉皇阁


延庆观香客如织

繁塔

按照预定的计划,下一个目的地是开封府,但是当我来到开封府买好票之后,我才发现开封府里的节目表演都是上午或下午,我来的时间根本什么都看不成,所以赶快调整了计划,赶往南部的繁塔。开封城不大,却以城墙为界,城里和城外是两种境界。在城里,公交车和人力车可以让你随意去任何一个地方,但是我去位于城外的繁塔却颇费了一番周折。我先是坐公交车到火车站,然后转了一班公交,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下了车,在路边墙上手写的道路指示下找到了繁塔。繁塔的这个“繁”字,不念fán,而是念pó(音婆),一个姓氏,但当地人将其念作bó(音博)。由这个姓氏引出了“繁台”,在北宋时期,清明节郊游踏青,人们常到繁台游春赏花,饮酒赋诗,“繁台春色”就是开封八景之首。后来繁台上修起的塔就被称作“繁塔”。这个塔是等边六角形宝塔,原塔高九层,是当时开封最高的塔,这比著名的开封铁塔高得多,至今开封流传着铁塔与繁塔对比的说法:“铁塔高,铁塔高,铁塔只到繁塔腰”。但是繁塔现在只剩了下边三层,形象显得很诡异,而且不是一个专门的景点,虽然售票,却只打着繁塔文物研究所的牌子,除了前来进香的虔诚信徒,我是唯一的游客。借着手电,我爬上了幽暗的塔,发现上边有许多善男信女正在闲聊,在他们眼中,我的存在是不合时宜的,所以我匆匆又下了塔。远看繁塔布满了小坑,其实每一个都是一个佛龛,很是精美。


矮矮的繁塔


近看繁塔


繁塔内部

禹王台

禹王台公园和繁塔并不远,在繁塔的东边,我步行过去也走了好半天,因为指示牌非常少。这是一个八十年代风格的公园,在今天已经落寞。开封是个旅游城市,但被旅行社控制的游客们所关注的只是清明上河园、龙亭、铁塔、开封府等几个景点,像禹王台这样的历史遗迹却鲜有人问津。禹王台最早叫吹台,相传春秋时代晋国著名盲人大音乐家师旷曾在此吹奏乐曲得名。吹台以前很高,但是黄河时常的泛滥使得泥沙淤积,台子也显得矮了。后来明朝时饱受水患的老百姓在这里修建了一座禹王庙,怀念大禹治水之功,这座古台从此就又叫禹王台了。公园内还有滑梯等上世纪的娱乐设施,其所展现的古旧一面让我这个容易怀旧的人想到了童年。


禹王台公园大门


禹王庙


破旧的滑梯

宋都御街

很艰难找到了禹王台公园的出口,发现了一个瓜摊,每斤西瓜只卖2毛5分钱,便买了一个大快朵颐。坐上公交车,到火车站转了一次车,回到了城北龙亭附近比较繁华的地方。宋都御街是一条仿宋风格的街,很短,也没发现什么特色的东西,只有一家朝鲜医馆人比较多,其他的建筑都在炙热的太阳下显露疲态。


宋都御街

山陕甘会馆

从宋都御街往南走,来到了山陕甘会馆。这个会馆其实是一个关帝庙,我也提不起什么兴趣。里边除了星星点点几个游客外,就是大量的导游。这群年轻人如饥似渴的等待为我服务,但我实在不觉得这个小小的关帝庙能讲出什么名堂,便婉言拒绝了。在后边的一间屋子里,我看到了一个开封文物介绍,似乎我都已经去到了,很是开心。


山陕甘会馆


山陕甘会馆是一个关帝庙,此为《关帝诗竹》

开封府

开封最后一个景点是开封府,这同样是一个人造景点,吸引我的只是里边的表演项目。表演分别设在开封府内不同的院落中,之间一般相隔半个小时,我下午两点半进入开封府,逐一观看了表演。一开始表演包公断案时游客很多,节目一结束就都在导游的组织下离开了,同样是花了那么贵的钱买了门票,却无法享受所有的服务,或许在我看节目时他们正被导游领着在某个精品店里购物,想到这里,我很为这些素不相识的游客惋惜,同时也为自己的自助游感到一丝骄傲和庆幸。开封府位于包公湖东湖北岸,与位于包公西湖的包公祠相互呼应,一祠一府一湖,都靠着一个传说中的含含混混的历史人物包拯吃饭,这足以说明我们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是多么匮乏优秀的人才,尤其是优秀的当权者。


开封府景区大门


龙头铡、虎头铡和狗头铡


包公断案


太极剑表演

SOS儿童村

从开封府出来,身体已经非常疲惫,但是距离火车的时间还早,我想到SOS儿童村看看。小时候看过一个电视剧叫《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讲的就是SOS儿童村的故事,沈丹萍主演,让人印象最深的角色是蒋小涵饰演的“玻璃美人”。在那之后,SOS儿童村就成为我心中的圣地,而那些为了养育这些孤儿而终身不嫁的妈妈们,是我最敬重的女性。SOS儿童村在中国不过10所,所以我很不想错过开封的这所。我坐公交车从火车站出发,绕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圈后,到达了位于开封东郊的开封SOS儿童村。由于没有事先预约(也不可能事先预约),看门的警察叔叔不让我进入参观,但在我的苦苦哀求下,押了证件并且寄存了书包后,终于得以放行。我快步顺园子走了一圈,大约只有几分钟的光景。开封SOS儿童村有20座左右的小楼,每个楼里应该就是一户家庭,由数个孤儿组成。我看到了一些在路上玩耍的小孩子,不难想象他们都是孤儿,但他们在丧失亲人的遭受极端不幸后入住SOS儿童村,在这里有从事志愿工作的“妈妈”细心的照料,有小伙伴们家人般的协助,有社会各界热心的资助,所以他们又是不幸中的万幸。尤其是比起其他相似遭遇,但是只能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他们是无比幸福的。走出SOS儿童村时和看门的警察喟叹了半天。


开封SOS儿童村

离开

一夜的火车,第二天早上回到济南。游历结束了,西安、洛阳、开封,像故乡一样成为记忆中不灭的痕迹。回家,在电梯里看到晒得黑黝黝的自己,一阵心疼。老妈打开门,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晒得像铁一样”。之后遇见朋友们,诉说我的旅行见闻,抱怨自己晒黑了,他们总是说“你以前也不白”。但让他们看我上下臂黑白的强烈对比,他们也都啧啧感叹,每当这时候,我就很理解那个在开封当了一年府尹的巨黑的包青天。

后记

我将这系列文章命名为“古都漫记”,其实一开始想写的是“西行漫记”。河南算是华中,但在山东西边,说“西行”也是正常。加上之前的日程表,一共是10篇,但拖拖拉拉,直到旅行完成后的月余才终于写毕。我觉得这些文字完全可以作为自助行很好的攻略,但我把它们放在了这个无人问津的博客里,是对它们的不负责任。在香港已经呆了10天了,也即将离开这个城市,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在香港的游记。人,如果太松散,的确是没什么效率。

3条评论 to “行走记录:古都漫记·第九日(2008年7月3日)”

  1. 云遍海角说道:

    永远支持你的博客 永远都会访问 不必担心无人问津 你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还是和以前的博客一样每一篇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唯美

  2. 我们能在同行中胜出,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善于为人。

  3. 每日要认为今日就是你最后的一天,也把今日当成是你的第一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