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沪杭七日之第三日(2008年5月23日)

本日关键词:圣火,一大会址,孙中山故居,上海博物馆,人民广场,南京西路,东方明珠,黄浦江

5月23日是我在上海的第三天,也是奥运圣火在上海传递的第一天。我7:20起床,7:50出酒店,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福州路上空无一人,只有在东边靠近外滩的地方站着一些警察。我还是习惯性地朝外滩方向走,可是这条路是圣火传递路线,原来计划的公交线路不知被改到什么地方了。中山东一路只有警察,没有游客,或许他们也纳闷我是怎么跨越到这警戒线里边的。我硬着头皮走出了中山东一路,一路上找不到公交车,只能朝着西方大体走去。

8:30,我在淮海路上,准备经过西藏路路口,发现根本就过不去,人们被拦在路边,但是都并不着急,看到他们期待的表情,我知道圣火马上就来了。果然,圣火车队在警车军车的保护下,从南方驶来,一开始的三星联想可口可乐的车还能认识,可后边究竟哪一辆车放圣火似乎很难猜,我锁定了一辆面包车,直觉告诉我圣火在里边。车队过去后,警戒就解除了,我畅快地向西走,很快到了淮海公园。这是一个市民公园,晨练的老头老太们在这里自发的全民健身,似乎对上海正在进行的圣火传递毫不知情。

圣火在里边吗?

9点多钟,经过长途跋涉,我来到了目的地一大会址纪念馆,顿时被现场震惊了。在会址旁边的湖滨路上,停着十几辆军车,军人们正在集结,应该是保护圣火的。而更震惊的是会址周围里里外外都是警察,原来正在举行缴纳特别党费的仪式。多亏这些警察占用民用设施,我才在9:20进入会址纪念馆。纪念馆非常小,但是我租了一个解说器,听得相当慢。内容和书上讲得差不多,民族危亡时刻,中国共产党诞生了,而且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解说器对于参加会议的13个党员代表和两个列席的共产国际代表的介绍非常详细,我听得也很有兴致。当时最大的感觉是这些人以后都牛了,要不就是成了后来的国家领导人,要不就成了之后的汉奸头子,反正这些创党者都是杰出人才。

好多警察啊

一大会址纪念馆的出口

10:00从一大会址纪念馆出来,还是向西走,10:20到达复兴公园。这也是一个市民公园,场地比淮海公园宽敞,所以跳舞的很多。在复兴公园的西侧,香山路7号,就是孙中山先生的府邸,现在为孙中山故居纪念馆(门票20元,军人免费)。孙中山故居很早的时候就被开辟为纪念馆,以前宋庆龄夫人还经常来上海看,要求故居保持原貌。在故居停留了很久,都是在参观故居旁边的孙中山文物馆。这个文物馆原是孙中山先生邻居的住所,在两年前辟为孙中山文物馆。我看得很仔细,旁边一个看馆的民警和我有一句没一句搭话,或许他也很寂寞。10:40进纪念馆,11:40才出来,足足转了一个小时,也因为这天上午参观两个纪念馆超时,而取消了计划中对柳亚子故居、韬奋纪念馆、宋庆龄故居的游览安排。

孙中山故居

后边还有精彩内容→→→

一路步行,12:10坐上了地铁1号线,一刻钟后到达了上海火车站(陕西南路—上海站,3元)。由于几天前刚到上海时买的是24日下午去杭州的火车,当时计划在上海住3晚。而由于一时的疏忽,在船长酒店入住时,交了4天的房费,而这个酒店假如提前退房是不退钱的,所以我只好改变行程,25日去杭州。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歪打正着的决定,杭州确实用不了那么多时间去逛,而上海可看的东西太多了。

改签为25日早上的火车票后,就坐地铁奔赴上海博物馆(上海站—人民广场,3元)。人民广场站是三条地铁的交汇处,地铁口有20个之巨。到上博门口时是13:10,发现门口有很长的队伍。作为一个保存着大量文物的博物馆,上博的安检是非常严格的,所以进门的速度比较慢。再加上现在不收门票了,参观者就特别多。所幸上博有一条绿色通道,军人可以从这条通道很快地进入。在上博待了4个小时,直到17点闭馆时被赶出来。文物很多,内容异常丰富,我租了讲解器实在听不过来,再加上连续三天的苦行,我的身体到了忍受的极限。几乎没看一个展览厅,我就得休息一会儿,就这样我硬撑着看完了所有的展厅。在一楼有个奥林匹克展,是大英博物馆,作为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真是大气,这次展出的有“体育运动之神”赞誉的著名雕塑“掷铁饼者”可称是世界文物瑰宝。

上海博物馆

这个青铜器皿是温酒的。中间的孔放酒,两边的孔放热水,两边两孔在下边相通。

这个器具是放书的,曾在妹尾河童的书中见过,似乎也可以做枕头。

在书法作品《宋王安石书楞严经旨要卷》中,意外发现了李敖的印章。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件国宝是王南屏先生收藏的,他病危时留下遗言,要将此卷送还内地。李敖一向推崇王安石,以他的威望,在1985年国宝回流前盖上自己的印章也不是难事。

王铎的真迹。在日本,王铎是最受推崇的书法家。在中国,我也看到了说王铎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书法家的评语。

哥窑的瓷器。“金丝铁线”,很有特色。

美轮美奂的景德镇瓷器。

唐仕女,胖得可爱。

上海博物馆镇馆之宝大克鼎。

掷铁饼者。

17点出上博后就在人民广场足足坐了80分钟。时间犹如白驹过隙,我也没想到80分钟就这样过去,那80分钟我在广场上做了什么我也忘了,大概就是傻坐着,休息,休息,对,我缺的就是休息。

人民广场孤独的蘑菇。

我离开人民广场后去了南京西路,游人不如南京东路多,也不及南京东路繁华。有个淘宝城(18:50—19:10),我很早就听说过,但是去过后非常失望,都是些无所事事的小青年,贩售一些老掉牙的商品,而且要价非常黑。南京西路似乎没什么好逛的,我就回到了人民广场。地下有条“上海1930风情街”很有格调,其实是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的一部分。在上海期间我没有去这个城展馆,其实是一大遗憾。

上海1930风情街

20:00的时候,我又坐上了地铁(人民广场—陆家嘴,3元),20分钟后我登上了东方明珠。夜色中的上海真好看,尤其是外滩的灯都亮了,应出一个流光溢彩的世界。我在东方明珠上足足待了一小时,彻底领略了上海的夜景,浦西的雍容华贵,浦西的富丽堂皇,都是难得的视觉盛宴。出东方明珠,沿着富城路,贴着黄浦江,向南走。羡慕那些私家车的主人,可以如此近距离的享受美景,不像我这样的匆匆过客,上海毕竟不是我的城市。下起了小雨,我站在黄浦江的东岸,看退潮的江水舍弃的淤泥,并用肉眼注视着对岸璀璨的外滩以及江中绚烂的游船。

在东方明珠上看浦东。

在东方明珠上看浦西。

在浦东看外滩。

21:50,我赶到了东昌路渡口,坐上了十分钟后的东金线末班船。别人花50元游览黄浦江,我只花了两元钱。坐在船的第一排,看着船头激荡着江水向浦西驶去,快乐和惆怅一起涌上心间。在外滩没逛多久就回到了船长酒店,洗澡,睡觉,上海的第三天结束了。

在外滩看浦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