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美国之三十三·昆西的总统们(2009年10月15日)

昆西(Quincy)是波士顿以南的城市,因为沿地铁在我所寄居的住所向南数站便是昆西,我也经常被同学认为是住在那里。在美东华人圈里,昆西还是颇有名气的,很像是纽约的法拉盛,昆西是后来兴起的新唐人区。波士顿唐人街最流行的汉语言是粤语,但八成以上的昆西华人却使用国语或普通话。

城市的名字“Quincy”是1792年为了纪念约翰-昆西(John Quincy)而开始使用的。约翰-昆西的孙女是美国第一夫人阿比盖尔-亚当斯(Abigail Adams,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的妻子),她将自己的大儿子起名叫约翰-昆西-亚当斯(美国第六任总统)也是为了纪念在约翰-昆西-亚当斯出生后两天去世的约翰-昆西(这一段介绍看上去有些混乱,仔细看哦)。截止到奥巴马,美国历史上也仅有43个人曾经当过总统,虽然美国有许多显赫的政治家庭,但在这43个人中仅仅有两对父子总统,除了我们都很熟悉的两位乔治-布什,另一对就是亚当斯父子。而昆西之所以特殊,是因为这座城市不仅是两位亚当斯总统出生之地,也是他们长眠的地方。两位总统的出生地相距不过十余米,墓冢仅相距二三米。两个总统的出生地以及后来亚当斯后代世居的大屋(Old House)都得到了妥善的保管,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进行管理,是美国的45处国家历史公园之一,亚当斯国家历史公园提供游览车往来于昆西市中心、总统出生地和老屋之间。此外,两位总统和两位第一夫人的灵柩位于昆西市中心的第一区教堂(United First Parish Church)的地下室里,这是目前美国唯一的安睡两位总统的地方。

由于2008年HBO系列剧《约翰-亚当斯》的疯狂热播,约翰-亚当斯这位长期被华盛顿和杰斐逊的光芒所掩盖的国父终于扬眉吐气一回。即便是在亚当斯国家历史公园里,导游还时常说起老亚当斯时任副总统时的名言:“副总统是人类创造的最无用的职位。”对于约翰-亚当斯,在之前我的日志里已经不止一次提到过,有一些关于他的历史我还想略微赘述一番:哈佛大学法学院硕士,农场主,同时也是一位律师,波士顿大屠杀(Boston Massacre)时为“凶手”英军作无罪辩护,著名爱国者塞缪尔-亚当斯的堂弟,大陆会议的代表,《独立宣言》起草委员会的成员,独立战争期间驻法公使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副手,后来担任驻荷兰公使,第一任美国副总统、参议长,第二任美国总统,首位入主白宫的总统,在《独立宣言》50周年纪念日当天与一生的朋友和对手——杰斐逊总统先后去世。他的大儿子昆西-亚当斯:14岁时作为秘书出使俄国,长期跟随老亚当斯出使法荷,美国第六任总统,唯一一位卸任总统后当选为众议员前总统。

离开昆西市中心后,我来到了昆西市东北部的Marina Bay,这个半岛可以远眺波士顿的全景,而且景致与波士顿完全不同,住宅区也并非城区常见的小建筑,而是楼层很高、看上去也很奢华的现代公寓。

点击下边链接,查看精彩图片。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的雕像

美国第一对父子总统

亚当斯家族老屋(Old House)以前叫作亚当斯大厦(Adams Manson),这块牌子应该曾放置在其入口处

1826年7月4日,《独立宣言》50周年纪念日当天,《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者、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去世,几个小时之后,另一位《独立宣言》起草委员会的成员约翰-亚当斯也神话般去世。约翰-亚当斯死前说,“杰斐逊还在”,当然那时候的通讯手段使他并不知道对方已经先他一步去了天堂

约翰-亚当斯出生的小屋

约翰-亚当斯出生的小屋里的壁炉。屋里并不允许照相,这是留下的唯一一张。

与前一个小屋近距十余米的另一处古迹,是约翰-昆西-亚当斯出生的地方。

亚当斯国家历史公园提供的游览车

亚当斯家族的老屋

亚当斯家族老屋的花园

亚当斯家族的图书馆——石头图书馆。

昆西市区灯杆上的广告,左边图片是阿比盖尔-亚当斯,右边是约翰-亚当斯

这个雕像是阿比盖尔-亚当斯和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

位于昆西市中心的第一区教堂(United First Parish Church)

两位总统和两位第一夫人的灵柩位于第一区教堂的地下室里

阿比盖尔-亚当斯写给丈夫的一封信:不要像你的平辈们那样忽视女人。

昆西市政厅的老房子

哈考克墓园(Hancock Cemetery)

位于哈考克墓园约翰-昆西墓旁的纪念碑,他是阿比盖尔-亚当斯的祖父,昆西市以他命名

以下十余丈图片均摄于Marina Bay。远望波士顿。

滩涂上的赶海者

风很大,我裹得严实

码头

这道码头的堤防延伸到海中,我踏着上边的碎石瓦砾前进

站在提防上看波士顿

从地方回来时看到了地上的牌子:“Absolutely No Trespassing. Violators Will Be Prosecuted.”没被逮捕真是好运。

海角是个公园。

钓鱼码头

远望波士顿,左边的Prudential,右边的Hancock

说不出具体专业的名称,总之是岸边一圈的破铜烂铁

附上一张11月17日从查尔斯河剑桥一侧拍摄的波士顿夜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