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美国之十六·春假第2日芝加哥(2009年3月1日)

阳春三月的第一天,芝加哥还沉浸在冬季的氛围中。冒着大雪出门,到的第一处景点是离阿灵顿青旅不远的林肯公园。林肯公园附近的社区是芝加哥的富人集散地,居民的平均年收入8万美元。林肯公园以美国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命名,这位美国历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统年幼时便跟随父母来到伊利诺伊州,见证了这个美国新领土的早期发展,而现在林肯作为伊利诺伊州的骄傲和象征。

林肯公园有一个动物种类还算丰富的动物园,我是一个极端痴迷于动物的人,但最吸引我来到这里的动物是羊驼,也就是2009年初风靡中国的“草泥马”。虽然我在国内时经常造访的济南动物园就有这种动物,但那时候它还没有名气,我也不会放着老虎狮子不顾而专心去看它,但现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草泥马已经一跃成为百度十大神兽之首,而一直崇尚娱乐精神的我怎么可能不专门瞧它一瞧。雪太大,羊驼概是都躲在屋里了,所以当我们经过空旷的羊驼放养区时只能感慨时运不齐。在动物园所属的一家命为“gorilla’s grill(猩猩烤肉)”的店吃过午饭后,我们不死心地回到羊驼放养区,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看见了在迷茫的雪花后边卧在圈棚门口的羊驼。我们都在等待奇迹出现,但“卧草泥马”们悠然自得欣赏着雪景,丝毫没有站起来走近我们的意思,我们只得依依不舍地离开,看着它们本就模糊的很囧表情彻底消失在雪花中。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林肯公园动物园是我在美国参观的第一家动物园,展馆的设计让我这个来自中国中等城市的乡巴佬惊叹不已。以非洲馆为例,所有的动物都以地域或者国家区分,走过展馆,仿佛穿越了非洲大陆,又仿佛是一帧帧真实的图景,比如长颈鹿的展厅就真像是自然环境,而非济南动物园长颈鹿馆那空空的大铁笼。

离开林肯公园动物园,来到了隔壁的林肯公园大温室。与动物园一样,这个植物园也是免费的。在这个空间内,各种植物被紧凑而有序的种在了一起,相得益彰,并且不让游客感到繁琐和乏味。与雪天里空荡荡的动物园不同,温室里游客密度显然要更大一些,许多人估计是常客,专程到这里享受冬天里那抹暖绿。

林肯公园边上的莎翁雕像,在公园的另一侧我还看到了席勒的塑像

狮子馆是林肯公园最得意的展馆,现在是冬天,只能从室内欣赏这种百兽之王

小猴子要比大猴子调皮的多。这个现象以前和老妈曾经谈过,动物越小越皮,常见到小狗去不自量力地招惹大狗

舒服不如倒着

仔细看,这就是草泥马

这两只龟从我一进爬行动物馆就在嘿咻,直到我离开

裸鼠,极端让人作呕的一种动物

企鹅

实验室

这鳄鱼是真的。他竟然可以把一个张着口的动作保持好几分钟,让我误以为是模型

让我很唏嘘的长颈鹿

温室内的很高大的蕨类植物

日本锦鲤

这是个什么花

我所居住的阿灵顿青旅附近,同时也是林肯公园附近的建筑,都很精致

离开林肯公园,走了好久才到地铁站。坐地铁来到格兰特公园(Grant Park)。在之前的文章里我已经提到了,这里就是去年11月4日奥巴马获得大选胜利后发表演讲集会的地方。这里曾经是密歇根湖的一部分,但是1871年芝加哥大火后,人们把残渣推进密歇根湖,于是填成了这个空地。其实建造这样一个湖畔空地的提议早在1836年就已经通过,所以在19世纪末有动议在这片空地上建设大楼提出后,一位名叫Montgomery Ward的市民根据1836年的计划据理力争,并终于在官司打了将近20年后,于1911年胜诉,这块空地被永久保存了下来。

本来五大湖就是美国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但天气却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穿越了格兰特公园,走在湖畔,甚至连相机都不敢用手坚持着拿——这感觉仿佛是2008年圣诞节前波士顿最大的那场雪时我在海边的感受。湖上甚至还泛着冰,一切都是灰蒙蒙的,我们选对了地方却选错了时间,但也难得享受到了不用去阿拉斯加就可在美国本土体验极致的寒冷。在这个季节,白金汉喷泉(Clarence Buckingham Fountain)不仅不会喷水,还被圈了起来,靠近不得,只能在远处拍了一张照片。

这就是密歇根湖,五大湖中唯一全部属于美国的湖。见不到风吹水面层层浪,见不到雨打沙滩点点坑,只有寒风吹雪以及浮冰荡漾的湖面

右手密歇根湖,左手格兰特公园

芝加哥素以高楼闻名,而许多高楼都是19世纪的留存

铁路的两侧,北边是繁华的城市,南边是广袤的公园以及像大海一样的湖

地标性的白金汉喷泉

高架在空中的地铁网“LOOP”

芝加哥运输局(CTA)的地铁网

受了这样的冻,选择去中国城吃一顿好的,慰劳自己的身体。芝加哥的中国城位于城南,红线地铁可以通达,街道整齐划一,远比波士顿和纽约的唐人街来得干净。中国城入口处同样有一个牌坊,和波士顿的相同,正面也是孙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背面是蒋中正先生的“礼义廉耻”。

俯视芝加哥华埠

九龙璧

芝加哥华埠的房屋和街道整整齐齐,没有杂物堆积

中国国民党驻美中支部。武昌起义5天后,孙中山先生在芝加哥以同盟会名义,召开预祝中华民国成立大会。

这条街是Wentworth Avenue,中国人给它起了一个“永活街”的名字,而这条路也以纪念孙中山先生(Dr. Sun Yat Sen,孙逸仙博士)而重新命名。

3月1日的最后一站是位于波士顿城市偏西南的联合中心体育馆。这家由联合航空冠名的场馆是篮球上帝的主场,见证了六冠的辉煌。从蓝线地铁下来还要走好大一段路,天黑路滑雪厚风大,几乎在一片漆黑中找到了球馆东侧的篮球上帝雕像。用十秒钟时间拿出照相机哆哆嗦嗦地拍下了飞翔的23号,再用十分钟把手暖和过来,坚持着完成这个风雪夜最后的任务。

篮球皇帝的雕像。

联合中心球馆东侧门

这个地铁蓝线车站位于道路中央,并且离西边设在桥上的出口有百米之远。

1条评论 to “行走记录:美国之十六·春假第2日芝加哥(2009年3月1日)”

  1. Lisa说道:

    羊驼好飘逸啊。。等我暑假回济南逛动物园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