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记录:美国之十八·春假第4日芝加哥(2009年3月3日)

在芝加哥的最后一天,主要是查漏补缺,尽量多去了一些地方,以免给自己留下遗憾。而这一天的折腾,走马观花再加上马不停蹄,让手中的地铁一日通物尽其用。

去的第一处景点是阿德勒天文博物馆(Adler Planetarium and Astronomy Museum)。位于城市东南的博物馆区一共有3座自然科学的博物馆组成,分别是自然历史博物馆(Field Museum)、天文博物馆(Adler Planetarium and Astronomy Museum)和水族馆(Shedd Aquarium)。由于美国的太空技术了得,所以美国的天文馆都非常好看,虽然星球大战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但一提起阿波罗计划还是能让人血脉贲张。适逢周二,所以阿德勒天文博物馆免费开放,但是让人很遗憾的是许多展览都在维护,所以几乎没能得到什么很新鲜的资讯。从天文博物馆出来,发现这里是观赏芝加哥大厦群的绝佳场所,于是我决定等日落之后再来一次,专门欣赏芝加哥的夜景。

后边还有更多文字以及精彩图片→→→

我所居住的阿灵顿青旅(Arlington House, International Hostel)

阿德勒天文博物馆

我们蜷缩在银河系的一个角落

非PS做出的效果

这个球叫做Atwood Sphere,好像是模拟地球运动的吧

芝加哥的摩天大厦

从博物馆区坐公交车返回市区,穿过密歇根大道(Michigan Avenue),这条大路是芝加哥最繁华的地方,奢华的商店不亚于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和纽约的第五大道,被誉为“壮丽一英里”(Magnificent Mile)。由贝聿铭设计的约翰-汉考克大厦(John Hancock Center)就在这里。这座大楼结构紧凑,笔直挺立,虽然在芝加哥的大厦群中高度只能排到第4,它的观光台却比西尔斯大厦的还要受欢迎。汉考克大厦正对面的是芝加哥第四长老会(The Fourth Presbyterian Church),我进去坐了一会,不相信宗教的我每次步入教堂都会被祥和的天堂气氛打动。1871年大火的幸存者芝加哥老水塔(Old Water Tower)位于道路的中央,白色的建筑,不高大,却散发着现代都市所缺少的古色古香的气质。

芝加哥第四长老会(The Fourth Presbyterian Church)教堂内景

约翰-汉考克大厦(John Hancock Center)

老水塔(Old Water Tower)

老水塔里的雕塑

我离开密歇根大道,朝密歇根湖的方向走去,先后造访了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和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现代艺术博物馆有一间展室全部都是Alexander Calder的作品,每一件都在表现着平衡的力量。西北大学校名和我现在的学校相近,也迎合了我的“西北情结”,但是让我很吃惊的是这样一个名校竟然只是密歇根大道以东、密歇根湖以西的几栋不起眼的高层建筑。这样的大学,真正融入了城市,完全没有象牙塔的闭塞。

现代艺术博物馆,内部不允许拍摄,只留下了这一张外景

小旗注明这是西北大学的校区

以下三张都是西北大学法学院


离开西北大学后我经过一条写着严禁入内的地下通道,来到了湖畔。除了浮冰以及泥沙,我竟然在湖滩上发现了一个手机。坐公交车辗转到了芝加哥河畔(Chicago River),芝加哥河因在每年的圣派翠克节(St. Patrick’s Day)被染成绿色而闻名于世,以前人们使用荧光素(Fluorescein),但美国环保署(EPA)认定荧光素的危害后,一种无毒无害的颜料替代了荧光素。今年的圣派翠克节上,应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建议,白宫喷泉也被染成了这种绿色。[资料图片:染成绿色的芝加哥河]。

在芝加哥河北岸有两座玉米棒子形状的高楼,叫做玛丽娜城(Marina City)。这座多功能的大厦上面是公寓,下面设商店、餐厅、银行、车库、影院、溜冰场和办公室等,所以以City自称。我其实是专程来看玛丽娜城,之前是从网上无意看到了其可爱的形象,然后仔细寻查才获得了它的名字。

玛丽娜城所在的State街是芝加哥的南北中轴线。芝加哥的历史伴随的就是世界的工业化、现代化的历史,所以芝加哥的城市规划十分细致,从道路的安排上就体现了系统性和整体性。芝加哥的每条路都标有数字,比如Michigan Avenue是100E,Roosevelt Road是1200S,整个城市如同一张大网,每一家一户一个路口都有坐标,门牌号也因此而形成。芝加哥坐标体系的零点就在State Street(0 East/West)和Madison Street(0 North/South)的交叉口。[芝加哥的城市网络可以点这里查看]

经过这条写着严禁入内的地下通道,我来到了密歇根湖畔。

湖滩上的手机

密歇根湖

城市一角

芝加哥河

玉米棒子形状的玛丽娜城(Marina City)

直接面向大街的ABC7台演播室

这一段演出业发达,被称为“第二城”

这个不起眼的路口就是芝加哥坐标体系的零点

找到了坐标零点后,我第三次来到了格兰特公园,第一次是参观芝加哥艺术学院,第二次是到湖边挨了冻,第三次是来游览千禧公园(Millennium Park)。千禧公园建成于2004年,它的建筑云之门(Cloud Gate)已经成为芝加哥的新地标。云之门由英国建筑家Anish Kapoor设计,全不锈钢结构像镜子般反映着这个城市以及站在它之前的游客,由于形象独特,因此被昵称为“豆子”。

离开千禧公园,我又寻访了希腊城(Greektown)、小意大利(Little Italy)。晚上回到湖畔的博物馆区,将城市的夜景留在了我的相机里,也将我的4天行程的快乐留在了记忆中。

这两个长方形的竟然是喷泉

云之门

希腊城(Greektown)

小意大利(Little Italy)

西尔斯大厦

左起西尔斯,右至汉考克

2条评论 to “行走记录:美国之十八·春假第4日芝加哥(2009年3月3日)”

  1. 未未说道:

    漂亮

  2. 音召说道:

    仗剑走天涯的日子,一生是否要经历过一次,才算是圆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