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情结·序

2004年8月1日 2:18:11

虽然我睡觉时脸总朝着北,但我的心却一直向着南,因为我的家乡在鲁南枣庄。

11个月前,我整理了六大箱子家什,装了满满一面包车,带着无限的眷恋和期待,离开了我的家乡,告别了我的童年。

站在岁月的高处,回过头来,俯视自己已逝的韶华,宁静的心怦怦地加速,仿佛又回到那个激情似火的年代。早上吃过母亲精心准备的早餐挥手而别,班车驶在洒满晨曦的路上,也曾为了写日记而对树上飘下的第一片黄叶感伤,看到书店里新来的模拟题时的冲动,遇到难题时苦苦思索的彷徨……时空凝固在了每一格高三生活的缩影上。

枣庄不仅仅有高三,高三不能全盘代表对故乡的回忆。越过高三的那堵墙,才发现竟然所有感动的东西都源于骨头上那刻着的故乡的名字。

一年来,可能是因为父母都在身边的缘故,并未有“独在异乡为异客”之感,但也没有“错把他乡作故乡”之意。趁头脑还清醒,还没因怀乡而泪流满面,赶紧梳理好思维的脉络,逐一写下我挥之不去的枣庄情结。

是以序。

2004.8.1于济南家中

文科班男生

2004年7月28日 23:30:06

今天,如烟在读《人间词话》,被王国维感染得死去活来,大有嫁给诗词歌赋之意味。我便有做王国维第二的冲动。我说:我要立志好好写文章。可如烟却说,我还是不要做个文科班男生。

“文科班男生”,好精妙的比喻。与前两年盛行的略带侮辱色彩的“上海男人”、“河南人”相比,“文科班男生”似乎还很动听。我是理科班出身,成份不好,似乎只应搞去写写科技论文。不过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年代,倒是可以勉强写写散文,并且通过blogcn,俺还可以在第一时间将作品奉献给全世界读者。不过,有时候还是私下里害怕:假的总归是假的,要是哪天政府为了保持文字作品的美好而令俺封笔,俺也无话可说。

痞子蔡,我最最最崇拜的偶像。他不就是学水利的吗?《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不知看了多少遍,但最后还是千篇一律得哭得死去活来。不过那天在书店里买了他的一本新书后一直没兴趣看。反正现在一想起台湾就头晕。

我要高举理科班男生伟大旗帜,把建设有个人特色的干巴文学,全面推向下个月!因为我不知道到下个月我是否还有勇气写东西。

7月28日很晚
于济南家中

[诗歌]这暑假很长

2004年7月26日 15:13:01

这暑假很长,很长,很长,
长得让人感到一丝彷徨,
不知是因为炎热而躁动,
还是因为心虚而紧张,
总之,
天天都在数日历牌上流下的时光。

这暑假很长,很长,很长,
七月还未成历史,
便遥想,遥想,遥想,
九月的幸福与安详。

太阳,与千里之外的太阳,
月光,与千里之外的月光,
一样,一样,
只不过伊人在那头,我在这旁。

这暑假很长,很长,很长,
我宁愿置身于并不喜爱的课堂,
只要爱人在身边带着宁静的微笑,
也不用去数,
那日历牌上流下的时光。

2004年7月26日
于山东大学

凌晨一点

2004年7月21日 1:00:57

凌晨一点,还听得见风在愤怒地行走,还触得着雨在焦急地下坠,还看得见闪在潇洒地展现自己,唯有雷声太低沉,似乎在遥远的地方向这里匆匆地赶路。
凌晨一点,高楼上的闪光灯还在无助的闪烁。与风雨比起来,他们仿佛是提着灯等待父亲夜归的孩子。其实他们根本不必等了,没有哪个机长勇敢并且愚蠢地选择在这种天气中飞行。
凌晨一点,人们都睡了,除了风雨雷电与闪光灯,连星星都躲在云朵后面偷偷进了梦乡。我没有睡,趴在床上,竖着耳朵,捕捉渐渐低下去的风声。走上阳台,站在这个城市的十三楼上,看着这个古老而新鲜的城市,轻轻舒了一口气,面无表情。

2004年7月27日凌晨一点
于济南家中

中国葡萄酒分析

2003年11月25日 15:16:51

  现在,中国的葡萄酒市场上的战争空前激烈,以新天为代表的西部葡萄酒新锐向长城、张裕等老牌东部葡萄酒大腕发起了冲击。新天在挑头拼命地使葡萄酒走下高高的价位,仿佛这样中国的老百姓会一窝蜂地去抢葡萄酒喝。其实,现在大家的所作所为就像一场闹剧。

  根据一种表象,是由于中国对世贸的承诺,葡萄酒的进口关税明年将减至现在水平的1/3,所以我们的企业害怕从明年起,在葡萄酒这个外国人已经发展的很好的产业中咱们肯定会输,所以才采取了减价的手段。在市场上,十几元钱就可买两支装的新天了,不到30元,长城也能买得到了。

  注意,这仅仅是一种表象。

  其实,新天正在引导中国的本土葡萄酒行业走向衰落。一方面,新天在山东、湖南等地先后与金创、五江等企业合作,打出了联合抗外的气势。另一方面,新天到处在作秀,比如在时装秀上出彩,或策划赠饮等所谓的“体验活动”。而新天的介入,或新天们的介入打破了中国葡萄酒行业的原格局,使这个一向稳健的高利润行业面临着倒退。

  我们要问:我们需要去畏惧外国企业吗?中国怕高价酒吗?大家应知道中国的市场特点。中国人从不怕酒贵。看看水井坊,看看国窖,这些酒可不需要进口关税啊。所以,即使明年外国酒来多了,他们也不会马上打开市场的。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降价真的目的不是为了抗击洋酒。

  或许新天们的出发点是想让酒便宜些,中国的老百姓可以多接触些,由此中国人会热爱葡萄酒,就像美国佬一样。简单的逻辑!!

  咖啡是咖啡,大碗茶是大碗茶。中国人传统的价值取向决定了葡萄酒不会占得太大的市场份额。

  虽然咖啡现在已经成为不少国人的首选日常饮料,但咖啡与葡萄酒不同。中国人选择了咖啡,不代表中国人会选择葡萄酒。因为前者是传统的民间食品,而葡萄酒却从骨子里显出那种贵族气质。

  因为葡萄酒行业有惊人的利润,所以现在新天等企业便插手进来了,而事实上,这又是一个从本质上就不可能讨得大多数人赏识的行业。就算是我轻视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又能从白啤市场争取到多大的空间呢?况且由于我们已经压低价格了,利润的空间也小好多了。新天截止到目前投入的10亿,我们应该去讨论他们会赔多少,而不是会赚多少。

  投资的盲目、东西部竞争的无聊、单个企业竞争势力的下降,都会导致葡萄酒行业的整体滑坡。

  现在我敢大胆预测,5年后中国的葡萄酒市场将不再有新天的名字,而长城、张裕依然闪亮,而且洋酒不会占据太大的市场,同时葡萄酒行业依然在白酒与啤酒后面傻傻地追着。

原创小说·2003年·人牛寓言

2003年6月29日 15:47:46

造物主同时创造了人与牛。
牛有四只胃,人有一只胃。
造物主让牛吃肉,让人吃草。

人向牛哭诉:我受不了了,我吃不了这草,草根太干,草茎太硬,草叶太涩,我要死了。救救我!救救我!
牛说:朋友,咱们换一下吧。
牛向造物主请求,造物主应允了。

牛吃上了草,四只胃同时消化,还不够还要不停地反刍。
人吃上了肉,得到了丰富的营养,很快就进化成了高等的动物,同时,他们的盘上盛放着牛肉,杯中倒满了牛奶,脚下是精制的牛皮鞋。尽享天的恩赐。

于2003年6月29日15时47分枣庄

原创诗歌集·2002年·驾云集

2003年1月1日 11:27:39

驾云飞驰那次,我驾着云,顶着风,
我确信,
这不是虚幻,
我真的飞了起来,
飞起时山摇地动。

云彩像冬日雪花,
洁白明静,蓬蓬松松,
身边的太阳万丈光芒,
威严如同一口巨钟。
风啊,疾速地飞行,
跑过耳边留下一阵轰隆。

在这美丽的天顶,
在这快乐的仙境,
只有风向我表示:
“若不走,我会继续进攻。”

别了,爱我的云,
别了,恨我的风,
我将回到人间,
但不管如何,
你们都将伴我一生。
无论你是让我驾驶,
还是让我牺牲,
我永远爱你们,
包括那虹。

那日,
我驾着云,顶着风。

2002年2月20日

马年情诗稿·一

云彩戴在你的头上,
花朵织成你的衣裳,
从梦中款款而来,
你将成为我的新娘。

2002年3月1日

马年情诗稿·二

你的美丽是我的财富,
你的智慧为我指明前路,
我希望你伴我一生,
陪我共建两人的幸福。
爱情使得人心澎湃,
爱情使得石栏海枯,
我希望你伴我一生,
我的心已按捺不住。

2002年3月1日
继续阅读 »

原创小说·2002年·绝信

2002年5月12日 11:33:31

1

“胡启顺”,村长停下自行车对老胡说:“大栓从省城寄的信前天就到了,忘了跟你说,下午你到村委来取吧。”老胡还没来得及说谢,村长就蹬上车一溜烟走了。

2

老胡回到了家,乐滋滋地就喊;“栓他娘,去捞块腌萝卜,中午喝酒。”胡婶正在搓麻绳,“怎么了,他爹,田里出苗啦?”“唉,你昨天还说,你想大栓来么,今就忘了?大栓来信了。”胡婶把麻绳一放,扑打了一下双手,“真的?什么福气呀!二栓,来给娘念信,你哥来信了。”老胡说:“瞎咋呼。什么呀,村长叫我下午去拿。”

二栓跑来了。胡婶说:“回去做豆腐吧。”二栓说:“不是让我念信吗?”老胡说:“村长让下午拿。”二栓说:“他咋不直接给你?”老胡说:“人家村长忙,八成是有事,咱哪能让村长操心。去做豆腐吧,割块好的,让你娘炒炒吃。”“炒炒,炒炒,咱家也得有油呀。”胡婶抱怨说。老胡说:“唉,炖着吃味一样。”
继续阅读 »

原创小说·2002年·祖宗碑

2002年5月8日 11:31:24

今天是四爷当上村长二十年来最忙的一天。从早上起冯家与李家就来找四爷告状,冯家说李家偷走了祖宗碑,李家说冯家偷走了祖宗碑。四爷可费了不少劲。

这祖宗碑的问题是新问题,可冯李两家的争斗已有几十年了。四爷所在的这个村叫京屯。京屯?可不是京屯嘛!在这方圆百里的山区这京屯的名字是最有派的。京是啊?过去的皇帝、今天的毛主席居住的地方,小山屯怎么有这个名字?在村口的祖宗碑上有记载:明朝嘉靖年间,因为与宰相不和,三个姓冯、李、孙的官员被黜,一起被驱逐出京,走到这荒山野岭,再也走不动了。家眷说这里有山泉,就在这安家吧,于是就有了这京屯,算是怀念京城吧。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三家人都很兴旺。

这几百年间,三家族互相帮助,十分融洽。可分田到户时却产生了矛盾。当时的村长是李家人,他把山坡上的那点好地留给了自己,山顶那点闲荒地给了冯家。冯家受不住这口闷气,硬是与李家干了一场大架,伤了五六号人,乡派出所来做了教育,扣了钱,说:你们无法无天,还是让孙家人当村长把。李家、冯家都怕政府生气,点头哈腰,说孙家来主持吧。
继续阅读 »

原创诗歌集·2001年·一窗集

2002年1月1日 11:22:10

 这是16岁时候的一些诗。当时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虽然都是些玩笑文字。现在竟然看了后有些迷茫,多少年没抒发自己的情感了。

一窗序

二○○一年一月一日,想吟诗作赋,结集著书,书未得,序已成。
吾人独居一房,
房惟独一窗,
窗望明月寥寥,
新世纪迎来新的曙光。
耳闻天下事于窗,
眼观地八方于窗,
发惆怅望婵娟于窗,
吟屈辞诵杜诗于窗。
坐方桌,握劲笔,
记下风流无数:
痛苦的快乐美丽的伤,
作部《一窗》千古芳。

2001年1月1日初稿
6月28日改动于枣庄

仿小泉纯一郎

 日本政府近日通过了那部严重右倾,违背历史真相的教科书,接着小泉首相不顾国内外反对,执意参拜靖国神社,给我们的伤疤上撒了一把盐。
教科书,真不孬,
把日本和平捧得高。
你说屠杀头头是道,
教科书里没那套。
神社好,神社妙,
神社里把流氓悼。
我小泉就爱供战犯,
多厚的脸皮也不要。

2001年8月19日
 
改变

从西方升起的太阳,
不在梦乡,
不是幻想,
而是改变地球的方向。

2001年8月19日

继续阅读 »